MAO小败

【杜见锋×许一霖】阿猫阿狗(可能有五,但这是四)

木卜_PanDaHoLic:

*前略:阿猫阿狗 居然有二 居然有三




杜见锋最近有些狂躁,主要是因为许一霖留在阿诚店里的那只小狗崽,如今已经长成了一只玉树临风的少年狗。小时候肥肥圆圆黑不溜秋的一个团,长开之后居然是一只血统纯正的阿拉斯加。


被阿诚养得毛色鲜亮、身材健硕的阿拉斯加,如今最喜欢做的事就是讨好许一霖。因为阿诚一直对他采取放养政策,所以阿拉斯加有大把时间可以在外溜达。


许一霖倒是表现的很喜欢这只年龄小但长得已经比他大的家伙,可能因为是自己救下的关系,所以觉得对他有份责任感在。


阿拉斯加也会来事,每次来找一霖玩儿不是带来好吃的,就是带些好玩的。弄得附近好些家养的猫都有些羡慕许一霖这只流浪猫了。自由自在不说,他们有的玩具许一霖一样也不少,甚至还有些特别的玩意是他们没有的。这也弄得杜见锋很想知道,阿诚先生到底是处于何种理由给他们家这只狗崽子买了这么多猫咪玩具。


这天,许一霖趴在棚子上晒太阳。


忘记说了,上个窝被大雨冲毁之后,他和杜见锋在街角尽头的巷子里搭了一个更大更结实的窝,还有一个巨大的棚子能挡雨挡太阳。许一霖此刻正是趴在那个棚子上懒洋洋地晒着太阳。


你问杜见锋?大黄狗怕晒,正躲在棚子下的窝里打盹。


闭着眼的杜见锋突然耸了耸鼻子,幽幽睁开眼睛,果不其然,那只烦人的阿拉斯加拖着一块巨大的垫子正往这边移动。


街边有放学路过的女生躲在一旁看着,还窃窃私语:“看呀,这只阿拉斯加又给那只小猫送东西了!”


“真是太可爱了呀!他主人也有趣,简直神助攻!”


“什么呀!我更看好那只大黄狗,小黑猫跟他可是形影不离呀!”


“哎呀,高富帅和青梅竹马之争什么的!”


“嘿嘿嘿……”


女学生们叽叽喳喳地讨论着,时不时爆发一阵诡异的笑声。


杜见锋的耳朵动了动,又看一眼逐渐靠近的阿拉斯加,翻了个身,眼不见为净。


阿拉斯加在窝前几步距离停下,看也没看窝里趴着的杜见锋一眼,直接放下叼着的垫子仰脸叫一霖。


许一霖听到动静往下望,就见到满眼期待摆着尾巴的阿拉斯加以及他身边的格子方垫:“你又拿什么来了?”


听到许一霖的疑问,阿拉斯加的尾巴摆得更欢了:“给你的垫子,放棚子上。以后你晒太阳趴垫子上,肯定舒服!”


许一霖从棚子上跃下来,围着方垫转了一圈:“这个不是阿诚先生的坐垫吗?”


阿拉斯加点头:“明楼先生给他买了个新的,主人就把这个给我了。我有窝用不上,这个给你晒太阳正好!”


许一霖歪头看他似乎有些不解:“我也有窝啊!”


阿拉斯加觉得自己说错话,赶忙解释:“我的意思是,这个你放棚子上,舒服!”


杜见锋此时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几步从窝里走了过来:“又往老子这败家来了?”


阿拉斯加不甘示弱地与大黄狗对视,杜见锋还能怕他,两人就这么互瞪起来。


许一霖踱到杜见锋身侧,伸出爪子轻挠了他一下,杜见锋略微不爽地看了他一眼,转身回窝了。摆平了这个,许一霖又转身对阿拉斯加说:“不是跟你说过了,我这什么都有,你不用再给我送东西了。”


阿拉斯加耷拉下耳朵,回身望一眼来时的路,再转过头可怜兮兮对许一霖说:“我这么远都拖过来了,一霖你就收下吧!”


许一霖拿他没办法,虎着脸说:“下次你再带东西来,我们就不带你玩儿了!”


阿拉斯加忙跌不停地点头,忽然想起什么停下问:“那大鸡腿也不带了吗?”


许一霖甩了甩尾巴:“大鸡腿还是要的!”


“嗯!”阿拉斯加点头应道,有些不甘心地越过许一霖看了一眼在窝里磨爪子的杜见锋,又问许一霖:“店里进了一批新鲜的小鱼干,主人叫我告诉你。”


许一霖眯起眼喵喵叫了两声:“阿诚先生真是个大好人呀!”


“那我也有给你带吃的,我不好吗?”阿拉斯加显得有些委屈。


许一霖哄孩子一样伸出前爪拍了拍他:“你也很好,谢谢你。”


待阿拉斯加玩得尽兴回去之后,许一霖跃进窝里逗闷闷不乐的杜见锋:“你怎么每次见到他都那么凶呢?”


杜见锋看他一眼,没好气地说:“老子本来就凶!”


“你才不凶呢!”


杜见锋挪了挪姿势,让靠着他趴下的小黑猫能躺得更舒服一点:“我还不凶,这条街上哪个不怕我?”


许一霖笑眯眯仰脸看他:“我呀!”


杜见锋的前爪搭上他的脑袋,揉了揉:“也就你小子最牛逼!”


许一霖还是笑眯眯,脑袋乖顺地蹭了蹭杜见锋搭在他头顶的前爪:“嗯,因为你对我最好了呀!”


杜见锋原本有些阴郁的心情在听到许一霖这句话后瞬间转晴了,什么小狗崽子,许一霖是老子的还能有人抢得走咯?


 


5月22日这天一大早,杜见锋就独自溜出了窝。虽然他尽量做得小心翼翼、毫无动静,但窝里那只小黑猫还是被他的动作给弄醒了,只不过许一霖仍保持着睡着的姿势闭着眼佯装不知。


杜见锋走之前,往窝里看了好几眼确定许一霖没有被吵醒,又轻轻用鼻子在他脑袋上蹭了几下才离开。


杜见锋刚走,窝里装睡的小黑猫就睁开了眼睛。绿宝石般的眸子里闪过一丝睿智的光,身后的尾巴轻甩两下,又在窝里打了几个滚,嗅到满满杜见锋的味道,许一霖蹭了蹭杜见锋平常睡的靠垫,带着点苦恼地自语道:“哎呀,会送我什么礼物呢?”


说完嘿嘿笑两声,抬头看了眼天色还早,于是决定再睡会儿。


杜见锋可不知道他家小黑猫那股机灵劲已经猜到他要干嘛了,他只知道今天是许一霖的生日,他要送自己最爱的小黑猫一样特别的礼物。


路过阿诚的日料店,杜见锋不自觉往里看了一眼。天色还早,日料店的大门紧闭。杜见锋转念又想,许一霖的生日那只讨人嫌的阿拉斯加怎么可能知道,许一霖的生日可是老子捡到他的那一天!


 


阿拉斯加带着小鱼干找许一霖,惊喜的发现今天那只粘着他不放的大黄狗终于不在了,于是阿拉斯加相当兴奋,各种献宝、讨好,逗得许一霖哈哈大笑。


看着许一霖的笑容,阿拉斯加突然觉得时机刚好,气氛也佳,于是清了清嗓子表白了一番他对许一霖的爱意。


许一霖耐心等他说完,然后说:“我是一只猫,你是狗。”


阿拉斯加不服气:“杜见锋难道是猫?”


许一霖摇头:“他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他能做的我也可以,还能做得更好!”


知道这句话暗指的什么,许一霖有些生气了:“杜见锋是不一样的!”


阿拉斯加仍是不信,气鼓鼓地:“一只流浪狗而已……”


话没说完,许一霖的爪子已经挠上了他的前腿。小黑猫对着比他大的阿拉斯加龇牙,背毛炸开,发出咕噜咕噜的警告声。阿拉斯加第一次看见许一霖生气发火的样子,后退一步愣了片刻。


“你什么也不知道,所以你没有资格这样说他!当初要不是我们捡到你,你也不过是一只流浪狗而已!”许一霖吼道:“我是一只流浪猫,我是一只被杜见锋救下养大的流浪猫!我睁开眼看见的第一个就是他,那之后我的生活里也只有他。我们两个相依为命彼此依靠,谁也离不开谁!”


“你这……你这只是依赖他而已!”阿拉斯加不甘心:“你不过是因为他救了你,你们又在一起久了……你……”


许一霖冷静下来收起备战状态,语气还是有些气愤:“你对我的感情才是依赖,因为你觉得我救了你……”


“才不是!”阿拉斯加也生气起来,鼻子呼呼地喘着粗气:“你总把我当小孩子!我不是小孩子了!”


阿拉斯加说完,将一直藏在身后的方盒子推到许一霖跟前:“我今早……知道是你的生日,特意给你准备的!”说着用前爪扒开盒子,就见是一块精致的提拉米苏。


许一霖惊讶:“你怎么知道的?”


阿拉斯加总不能说因为跟踪杜见锋了吧,只能装作生气不回答。


许一霖嗅了嗅那块提拉米苏,眯着眼问:“你该不会是偷阿诚先生给明楼先生准备的糕点吧!”


看到阿拉斯加的表情,许一霖就知道自己猜对了,叹了口气:“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也很谢谢你。但是,你以后不要这样了。好不容易被人收养了……”


“可是,我喜欢你呀一霖,我喜欢你,所以什么好东西都想给你!”阿拉斯加目光真挚,却发现许一霖此刻的目光正看向他身后,于是回头,就见杜见锋在几步之外,正盯着他俩中间的提拉米苏看。


许一霖蹭地一下就窜去杜见锋的身边,用爪子扒拉几下杜见锋不知道在哪蹭得有些脏兮兮的毛:“你一大早上哪去了?怎么弄的?”


杜见锋肚皮下藏着他好不容易给许一霖弄来的生日礼物,但在看到那块精致糕点的时候竟然有些不好意思拿出来。听到许一霖问他,他干巴巴地答道:“出去散步了。”


许一霖在他身边左瞧右瞧,似乎是在找什么没找到,又凑近闻了闻:“你有事瞒着我呀!”


对上许一霖的一双眼,杜见锋就没法编出谎话来,只能提高音量镇压:“老子能有什么事瞒着你!”


“哎呀!”许一霖突然大叫一声:“这是什么!”


杜见锋被吓了一跳,以为东西没藏好,赶紧低头往那处看。他一看,许一霖就知道东西藏哪了,几下钻进杜见锋的肚皮下面,鼎出个小方盒子问杜见锋:“是什么!”


杜见锋看他满脸期待,又不自在地看了一眼不远处的高级糕点,伸出前爪就想夺:“没什么!”


许一霖护住盒子,几下拆开。盒子里的蛋糕不知是遭受了何种颠簸,已经撞散得看不出原本的样子了,蛋糕上的草莓裹了白色奶油倒在一旁,看上去实在有些潦倒。


杜见锋还想去抢,却见许一霖一双猫儿眼都亮了,亮晶晶地猫儿眼看着他笑眯眯地说:“草莓蛋糕呀杜见锋!”感叹完后就低头埋进了蛋糕里,那样子看着吃得挺香。


杜见锋又看一眼被晾在一边的提拉米苏,这时正嚼着草莓的许一霖注意到了他的目光,于是放下自己的蛋糕,走过去将提拉米苏推到杜见锋跟前:“小阿拉斯加送我的,请你吃这个!”


杜见锋瞧着他胡须上粘着的白色奶油,没好气道:“人家送你的再拿来送我不合适吧!”


“怎么不合适了!”许一霖狡辩:“他送给我就是我的了呀,是我的当然也是你的啦!”说完觉得还是不对:“反正,这个请你吃!”


“我吃那个。”杜见锋还没碰到那块面目全非的草莓蛋糕,就被许一霖敏捷的前爪拍下了刚刚伸出去的爪子。


许一霖抱住蛋糕宣誓主权:“这是你给我的,就是我的了!”


杜见锋哭笑不得:“老子什么时候说这是给你的了!”


许一霖气鼓鼓:“就是我的,你给我的生日礼物!”说着低头了狠狠咬了一口,那意思:我说是我的就是我的!


杜见锋无奈,又觉得心里暖暖满满的,具体是种什么感觉他也说不上来。明明有更好的东西,但每次,被这只傻猫当做宝贝的都是自己给他的,即使那个东西真的没那么宝贝,没那么好。


许一霖狠狠咬了一口蛋糕后抬头瞪杜见锋,杜见锋轻叹口气,走近了,低头伸出舌头舔掉许一霖嘴角、胡须上沾着的奶油:“傻猫!”


许一霖不干了,伸出爪子挠他:“你才傻!”


两人打闹一会儿,又一起吃那块面目全非草莓蛋糕,吃着吃着,又不知道为什么打闹起来……


阿拉斯加被晾在一边,看着同样被晾到一边的提拉米苏。最后,耷拉着脑袋回去了。


杜见锋毫不客气将最后一口蛋糕叼进嘴里,问:“那小子怎么了?”


许一霖见蛋糕被抢了,用后爪支撑着,伸出前爪直起身来勾住杜见锋的鼻子:“我的呀!”


杜见锋低头,许一霖失了支撑重心不稳,杜见锋顺势用鼻子轻推一下,许一霖就着歪倒的姿势趴在地上仰脸看他:“我的蛋糕呀。”


“瞧你这护食劲!”


许一霖不做声了,就盯着杜见锋猛瞧。


“……”


“……”


“老子问你话呢,那小子怎么了?”


许一霖还在为没有吃到最后一口而闷闷不乐:“失恋了呗!”


“啊?”杜见锋傻眼。


“他喜欢的傻猫喜欢的是一只大蠢狗呗!”


“……”


“……”


两人又对视片刻,杜见锋道:“你小子刚才那算是跟老子表白?”


“哼!”许一霖甩甩尾巴,换了个舒服的姿势趴着“也不知道谁,成天吃没有必要的醋。大!蠢!狗!”


话音刚落,许一霖就被杜见锋叼住后颈提了起来。四只爪子在半空扑腾,惊呼:“你干嘛呀!”


杜见锋将这只恼人的小黑猫扔进窝里:“蛋糕吃完了,该吃你了!”


“哎呀……杜见锋……呀!”


“……”


“唔……”


“生日快乐,一霖。”大黄狗在小黑猫耳边轻声说。


小黑猫却没有了回应的力气,只能用鼻腔哼哼两声表示听见了。



评论

热度(46)

  1. MAO小败木卜_PanDaHoLic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