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O小败

【楼诚】《M的画像》12 街头少年

壹德公子:




目录




初夏的蝉鸣代替了春花,时间无形流逝,而日子依然在过,某种意义上来说,越过越好……


阿诚的画渐渐打开了销路,毕竟他不是真的只会画小天使和死鱼……他在贵婉的建议下选了一些时兴的题材来画,小获成功。


同时,贵婉证明了自己的能干绝对不是吹的,通过几场小型沙龙让阿诚在业界名声鹊起。


仓库的屋顶修好了,装了窗帘,作了隔间,还装了空调和网线,贵婉甚至真的搬来一套直播专用的设备,说是打算搞什么互动活动。


阿诚不懂这些,实际上有两件事困扰着他,第一是小明始终没有归来……第二是他似乎迎来了一些瓶颈。


这事他没有和贵婉说……只是在画画时,他感觉自己不是在创作,而是无论画什么都在重复,他无法解释这种越画越累的心情,甚至他感觉自己想要搁笔……这并不科学,因为现在的他,应该处于创作黄金期的开端,但是他却瓶颈了……


搁下画笔,他回头揭下另一幅画的幕布……


那一瞬间,这画面闪耀的几乎让他觉得刺目,阿诚久久凝视着这幅他倾尽心血的画作,不得不承认这比他现在画的要美太多了。


画作中的天使睫毛上似沾着泪珠,而缠在他稚嫩手中的玫瑰念珠则把手勒出红痕……


他重新盖上画作,觉得自己应该去公司继续上课,也许看看那些可爱(并不)的孩子,能让他恢复一下。


当然,一天的课上完,他觉得自己更加枯竭了。


从超市买了点东西,阿诚几乎是疲劳的走回仓库,他觉得这一天糟透了,但是事情往往是这样,在你觉得事情一团糟的时候,他可以更糟糕……


“喂,手机借来用用。”他在弄堂里被一群半大不小的孩子堵住了。


“……”他以为这附近治安还不错的,看来是作业太少了。


阿诚扶着额头,想当作无视这一切,然而还没经历过这些恶行的他显然低估了这些半大的孩子。


当孩子们从背后亮出水管的时候,阿诚承认自己有点慌了:“嘿,你们想要什么?我去超市给你们买点东西?你们喜欢什么?冰淇淋?巧克力?”


孩子们几乎不去掩饰自己的恶意,不管是想要发泄,还是只是觉得好玩……现在他们像猛兽看猎物一样看着阿诚。


“……别冲动,你们还小,不值得为此陪上一辈子。”


“嘿,他居然说一辈子。”


“笑死人了,我们还未成年呢。”


“就是杀人也不会被刑的。”


“真搞笑。”


一阵哄笑声四下响起,阿诚向后退了一步,不得不开始四下打量退路,却看到了墙角上方被弄坏的监视探头。


“未成年不用被判刑?就是说……打死也没关系么?”


“当然,你不知道么?平时不上网啊。”


“是哦,我来的地方……大约只有蜘蛛网吧。”


“……你谁啊?”


孩子们突然骚动起来,因为在他们之中混了一个从未见过的孩子。


干净而有点老式的衬衫长裤,手上带着一块表,却不是时下流行的运动手环。


他背对着弄堂口,街上一片灯火辉煌仿佛是为他专设的背景……那来历不明的少年,把手上用麻绳扎住的纸袋放在墙边废弃的窗台上。


“今天是我十三岁生日,要在旧时那是可以当人家爹了,现在嘛,我比这几位都小……是吧,叔叔。”


阿诚一楞,看着那孩子不禁愣住了。那孩子却不待他有反应,突然矮身,一个扫荡腿过去就搁倒了一个身边的孩子。


之后的事就像电影似的,什么水管的完全沾不到他身边,挪转腾移间,一片孩子就被搁倒了。


亮晶晶的皮鞋尖一脚踢在其中一个孩子的脑门上:“这点本事还敢学人行凶?醒醒吧。”


“你谁啊!有本事留下名字,回头叫我爸爸……啊!”狠话没说完,他整个人就被人提了起来。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一连串响亮的耳光抽的旁人听着都觉得痛,不光其它孩子吓傻了,连阿诚都不禁呆住了。


那孩子立刻被抽的哭了出来,却想求饶都没办法,对方手法都赶上拍黄瓜了,等他终于放下手,人已经被扇的晕了过去。


和平年代的孩子哪里见过这样的阵势?脚软的也被吓的精神起来,吓的一轰而散。


“没用。”少年冷哼了一声,却没有去看那些逃走的人,踢了踢脚下的软蛋,他回过头看着阿诚,一声凌厉的气势顿时消失不见,他小步跑到阿诚面前:“叔叔,你刚才买了什么呀?我要吃梦龙,你给我买好不好?”


“小……小明?”




PS:我忘记把小明掉下来的乳牙扔到天台上了……哭。

评论

热度(51)

  1. MAO小败壹德公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