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O小败

【楼诚及衍生多CP】有间医院 04

蔷薇的花园:

继续胡扯,所有的医学知识都是胡扯。人物关系混乱,OOC


 


04


 


蔺晨在门口站立五秒钟,收拾起一身浪荡做派,走进去端正坐好,取出小药箱里的脉诊,请明镜把手放上来,又从兜里掏出一方丝帕覆在明镜的手腕上,明镜见了笑道:“蔺大夫从前在宫里给娘娘看病的?”


蔺晨抬眼看了看她,微微一笑,言辞到很真切:“明小姐,是我怕唐突了您。”


明镜捂嘴直笑。


“蔺大夫这样称呼倒是别致,好多年没人称呼我明小姐了呀,真是怀念。”


蔺晨生来舌灿莲花,想要跟人套近乎,哄人高兴那是再容易不过的事情。对着明镜,轻易就能拉近两人的距离,不一会儿就聊得热火朝天。


 


“大姐。”有人进来,喊道。


蔺晨闻声望去,不由又有些愣怔。来人是个年轻男子,朝蔺晨微笑着点点头,拎着保温桶径直到病房的小厨房里去,没一会儿端着碗汤水出来,小心翼翼递给明镜。当归炖鸡的香味顷刻间扑满房间。


蔺晨猜到,这人便是凌远口中提过的明诚。


明诚看上去二十五六的年纪,咋眼一看与萧景琰年轻时有几分相似。但细看之后就会发现这完全是两个人。眼前的青年更活泼跳脱一些,比起他家那个耿直性子的榆木,这位明诚可称得上八面玲珑。毕竟能让凌远都称赞妥帖的人可不多,更不要提整天脸红红的单身护士妹妹了。蔺晨感叹,最近一院的祸害着实多了些啊。


阿诚盯着明镜喝完汤,收拾好碗,这才从包里拿出pad开始向汇报工作。一项一项条理清晰,即使蔺晨这个门外汉也能听出来需要明镜费神的事情不多。


明镜挥挥手打断阿诚:“这些就不要汇报了,有大事让你大哥拿主意。”


阿诚面露难色:“大姐,这不合规定。”


明镜哼一声:“你大哥是政府官员,不能插手生意,那你总能管吧。最近这段日子公司里的事你就看着办吧,不要拿这些小事来烦我,你们让我好好养病,我就好好养病,什么都不要管了,明家的天塌下来也叫你大哥去顶着,不许来烦我。”


阿诚露出略带讨好的笑:“哎,知道啦。”


明镜可能想起还有个外人在,有些不好意思,忙跟阿诚找补:“阿诚啊,我说你干脆不要在明楼那里做事了,回来家里公司帮姐姐好不好?”


阿诚这下笑开了:“大姐,这您得跟大哥去说,他不开除我,我可走不掉,政府辞职流程好长,而且大哥还能驳回来。”


 


蔺晨收拾好他的小药箱,站起来对明镜告辞:“明小姐,您的病我心里有个底了,问题确实不大,想来是平日里忧心太多,郁结于内,不得纾解,心脉肺经淤塞才导致心口疼痛。我回去开服方子,当然,是否服用,还是以您和家里人的意见为准。”


和明镜道了别,蔺晨背着小药箱走在高级病房安静的走廊里。不到一个小时,他已经是两个心境。


进门之前是惊吓和激动,如今是一场空欢喜。


明镜和萧景琰的母亲长得确有七分相似,但和那个明诚一样,相处一会儿就知道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在萧景琰的叙述里,他母亲是个再温柔没有的人,温婉贤淑,端庄典雅,然而外柔内刚。她去世后,萧景琰那个暴躁易怒的爹转瞬老了许多。而病房里那位明小姐,却是刚刚相反,外刚内柔,对着外人无坚不摧,对亲近的人却不自觉流露出一点点骄横和不讲理。


蔺晨靠着走廊尽头的窗,看楼下进进出出的车和人,他们各有各的喜怒哀乐,谁也拯救不了谁。他庆幸自己刚才没有手快给萧景琰发消息。


 


“蔺大夫,想什么呢?”


蔺晨回神,看到庄恕双手插在白大褂衣兜里,上半身微微前倾正看着他。蔺晨瞬间收起刚才的黯然,换上惯常的吊儿郎当:“庄大美人,您来查房啊。”


“咳咳咳咳。”庄恕冷不丁呛到狂咳,看来凌远对这人脸皮的厚度还是低估了,什么心理落差,这人压根就是没事找抽。他真是信了凌远的邪,才想要和这人缓和一下关系。


“既然你没事,那我走了。”


“哎,你别走,别走啊,来都来了……”


“难道蔺大夫认为自己是一处旅游景点吗?你的自我认知是不是稍微高了点?”


“庄教授你这嘴,稍微毒了点。”


“蔺大夫这样说,我真是不胜荣幸。”


中医科扛把子蔺晨和胸外科庄恕不欢而散,再一次。


 


凌远最近相当心累,哦不,心塞。


本以为挖来庄恕,一院会如虎添翼,干掉江州所有竞争对手,躺赢。千算万算没算到蔺晨这位不按牌理出牌的奇葩加上赵启平那位唯恐天下不乱的乱臣贼子,再算上韦天舒这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硬生生把好端端的医院变成了真人秀,不定时掉落更新,每次都砸得凌远头晕眼花。


他躲在李睿的办公室,喝着这位忠厚老实的学生泡的茶,心里想着,还是李睿贴心。


“凌院长,不好了,蔺晨大夫和庄教授在高级病房打起来了。”


卧槽,你们还有完没完了!他明明已经告诉庄恕,明家那位病人让他暂时不要管了,他们要试中医让蔺晨去就可以了。


气到肝疼的凌远一路飞奔到高级病房,两个医生自己打起来没什么,丢脸事小,伤到那位金贵的家属就大条了。


拨开围在病房门口的医生护士,凌远来不及没看清楚,先大吼一声:“闹够了没有!”


扭打在一起的两个人停手了,指指点点的医护人员闭嘴了,刚才闹哄哄的病房瞬间安静。凌远从震怒中平静了一点,这才发现扭打在一起的是两个年轻人,而庄恕和蔺晨居然是拉架的!


天哪,这个世界真是太魔幻了。


 


之前说过,蔺晨大夫怪癖多,还很神秘。其中之一是他的家庭。平日里他无时无刻不在调戏未婚的护士妹妹,但一旦有姑娘或者小伙对他表白,这位看上去风流成性不是什么好人的中医大夫立刻收起嬉皮笑脸,毫不犹豫一口回绝:我是有家室的人,不能脚踏两条船,你另觅良人吧。


可他家里那位到底是男是女,是人是鬼,压根没人见过。一个从不在朋友圈秀恩爱的人,说自己有家室,可信吗?


另一个神秘的地方便是他每年六月要请长假,整个消失不见,联系不上。科室都传说他是闭关修炼去了。


天地良心,蔺晨大夫其实只是找了个身份敏感的对象而已。他的对象萧景琰,是个货真价实军区大院里长大的孩子,从小接触的是部队上的,长大了自己也成了部队上的。部队有规定,不能随便上传自己的照片,萧景琰刚直不阿,坚决执行条例,说不能放照片到社交网络上,就连干脆连照相都不照,蔺晨手机里连张两个人的合照都没有。不能秀恩爱的蔺大夫,其实内心也非常苦闷。只好对凌远、赵启平这些亲近点的人叨念两句,隐晦地秀个恩爱。


凌远震惊地看到,在病房里打成一团的,正是那位长期活在蔺晨和他的对话里的萧景琰和明镜的弟弟明诚。


tbc

评论

热度(2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