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O小败

太字辈的都不容易(一)

穆穆不惊左右:



01


 


蔺晨第一次见到萧景琰,小皇帝才那么大一点。四岁?还是五岁来着?


那一年,先皇崩,七皇子萧景琰已无兄长,顺利接诏即位。


朝中剩一班迂腐老头子,静妃娘娘手书传琅琊阁主进京,以尽辅佐幼帝之力。


老阁主云游四海去了,少阁主来了,也还是少年模样。


 


蔺晨第一天到金陵,就听说小皇帝拐着李将军家的小公子,爬上了宫里的槐树。


两个混小子一前一后撅着屁股颤巍巍地爬上去,现在正一左一右趴在树杈上,底下的人怎么劝也不下来。


这时候的萧景琰和李熏然,还是脸上一戳一个坑的年纪,像是两颗肉团子。冬天一层层衣服裹得厚,远远瞧着就像是树上结了两个滴溜溜的果子。


有个胆子大点的太监想爬上树去把小祖宗抱下来,两个小孩一人手里攥一根木棍,硬是把太监戳得原路退了下去。


地上站着一群人,一个个心急火燎,仰着脑袋看树上两个祖宗。


蔺晨就是这时候来的。


蔺阁主衣袖一甩,蹬着低处的树枝跃到高处,两个小孩愣怔着看从天而降的人,木棍还没来得及举起来,就被新来的蔺先生一左一右抱住,落到了地上。


蔺晨把李熏然放到地上,倒是没松开萧景琰,左右看看周围关切站着的一圈人,对萧景琰严肃道:“爬树要罚,回去抄书。”


萧景琰听完,怔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奋力挣扎。


被蔺晨三两下压制住,冷声道:“再闹腾就抄三遍。”


萧景琰又蹬了两下腿,才听懂话里的意思,不敢动了。


蔺阁主十分威严地左右看看,拍一拍被小皇帝踹出脚印的袖口,夹着皇帝走了。


 


直到走出众人视线,萧景琰都不敢再动,垂着脑袋认真盯自己肚子。


他知道这个披头散发的白衣服大哥哥应该就是静妃从琅琊请来的新老师,虽然看起来年龄不大,但是让抄书的多半都不是好人。


可他功夫真好,不知道能不能帮自己把去年挂到房顶的风筝摘下来。


如果他帮我摘了,我就把我藏的点心给他吃。


“萧景琰。”


小皇帝尚且神游天外,头顶那人突然说话了。


“蔺……蔺先生。”


“你爬树的功夫——”


 


“下次不敢了!”


——这是垂着脑袋盯肚子的萧景琰,他这次难得机灵,回答得飞快。


“跟我差远了。”


——这是得意洋洋的蔺晨。


萧景琰一时没反应过来。


“蔺某像殿下这么大的时候,爬的树可比殿下爬的高多了。”蔺某低头想看萧景琰,结果只看到小皇帝头顶盘起的一包头发,于是伸手戳了戳那个包:“也不知道那些人有什么好急的,摔下来顶多屁股红两天。”


“那……先生刚才还说要罚我抄书。”萧景琰抬头看蔺晨。


“做做样子。”蔺晨盯着小皇帝那双眼睛大言不惭:“不过书还是要抄的,听太傅说你背书不太灵光,多抄几遍长记性。”


萧景琰缩缩脖子。


“膳房在哪?饿了,去找点吃的。”


萧景琰狐疑地看看蔺晨,觉得这人脾气可真怪,伸出指头指了个方向,小心劝他:“太傅说,寝食要有规律,不到正时不该用膳。”


“啧,”蔺晨健步如飞:“听他胡说八道吧,饿了就吃,困了再睡,天经地义。”


“天经地义是什么意思?”


“……”你果然该抄书。


“待会你个子小,你进去拿,我在外面等你。”


 


萧景琰用龙袍兜了满满一兜,冬天裹得实在厚,腿都抬不动,到门槛处还险些摔了一跤。


蔺晨打量一下小皇帝献宝般兜来的那一堆宝贝,皱眉:“怎么全拿的榛子酥?”


不会端一碗红烧肉出来?


 


蔺晨走在前面,萧景琰兜着他被嫌弃的榛子酥,垂着脑袋,哒哒哒跟在后面。


 


02


 


站在槐树根下的李家小公子,被匆忙赶来的凌太医拎回去了。


 


李熏然是李将军的独子,小公子从小没娘。


上一年李将军战死,留下身后赫赫功名和孤零零一个儿子。


凌老太医和李老将军是世交,真心把李熏然当自己儿子养。


小公子一个人住那么大一个宅子,老太医就把人接到自己府上。




凌老太医忙,让凌小太医过来领人。


李熏然被凌远从凌府大门口一路牵进来,罚着在树下扎马步。


虽然李公子年纪小,但马步倒扎得有模有样,他像他爹,百日抓周抓弓箭,有那么点一生戎马的意思。


老将军看儿子每天举着弹弓跑来跑去,很是欣慰,时不时教他点功夫。


不过小孩子的拳脚本事,顶多也就拿来欺负欺负小皇帝。


李熏然在树底下扎马步,凌远靠在树边看着。


他不看也罢了,看了片刻,李熏然就有点委屈了。


他向前伸直两个小拳头,脚下一动不动:“是景琰叫我爬的!”


凌远轻轻拍一下他后脑勺:“说了多少次,不要直呼殿下名讳。好好扎,不许说话。”


李熏然闭嘴了。


过了片刻,小声说:“是殿下叫我爬的。”


凌远看着李熏然固执的背影,有点想笑,勉强严肃道:“殿下叫你爬你就爬?”


李熏然看不到他,倒真被语气里的架势唬住了。


半天,才憋出一句:“我爹以前跟我说,要我听景……殿下的话。”


 


他爹这句话他记得清楚,老将军寡言,说过的话总共也没让儿子记住几句。


老将军的意思,自然是希望儿子将来能成为新帝的左膀右臂,萧景琰有意剑之所指,他儿子就能所向披靡。


镇守一方河山,长保家国太平。


当然,这话不是让李公子跟着小皇帝上树掏鸟蛋,用棍子戳太监。


大道理跟小孩子没法讲。


李熏然认死理,这点跟萧景琰简直如出一辙,两个牛脾气。


凌远叹口气,把李熏然从地上捞起来:“冷不冷?”


李熏然倔强地把脑袋扭向了另一边。


凌远没办法,抱着李熏然往屋里走。


走了三五步,李熏然把脑袋扭回来,搭在凌远肩膀上:“好冷。”


 


03


 


李熏然说好冷的时候,萧景琰也在被罚,他面前摊着一本《论语》,年纪小,才只学到四书五经。


蔺晨坐在不远处的窗下,一口一个吃萧景琰刚才供出来的那一堆宝贝。


小皇帝以为自己贿赂了蔺晨,新来的太傅就会放他一马。没想到蔺晨笑眯眯地收了,末了摸摸他脑袋,袖子一甩:“去抄吧。”


这蔺晨太坏了。


萧景琰写得心不在焉,惦记着背后的点心盒子,神游天外。


等蔺晨吃够了点心,拍拍手过来检查,才发现小皇帝一手字写得扭来扭去,横七竖八。


蔺晨想想自己是先生,弯腰指了指纸上的字:“这个字,要好好写。”


萧景琰把沾了墨的胖手偷偷在案上蹭了蹭,看蔺晨手指的位置,读出来:“王。”


“嗯,王。知道是什么意思吗?”


萧景琰指了指自己。


“你看,这字有三横,是天地人三元,这三元被中间一笔连起来,就是个王字,连不起来,就是亡字。”


萧景琰搓搓手,觉得有点冷。


说得真好,朕听不懂。


蔺晨开了话头,只能硬着头皮继续问:“那你知道中间这一笔,是什么吗?”


萧景琰摇摇头,又在案上蹭另一只手。


“这一笔取决于你。”


话挺有分量,奈何皇帝太小,自然不明白这字是什么意思。


 


“懂了没?”


“没懂。”垂头丧气。


“饿了没?”


“饿了!”目光迥然。


“我也饿了。”蔺晨伸手摸了摸萧景琰的肚子,穿太多,也没摸出个所以然:“你们宫里什么时候放饭啊?”


萧景琰也摸摸肚子:“什么叫放饭?”


蔺晨眉毛一扬,教导他:“用膳。”


“快了吧,”萧景琰算了算时间,提醒蔺晨:“今天有红烧肉。”


蔺晨一听,乐呵了,抬脚就往偏殿走,皇上一般在那吃饭。


蔺晨走到门口,发现萧景琰还在原处坐着,低头不知道捣鼓什么。


“怎么不过来?”


语气须得严厉一点,威信要树好,小皇帝日后才会听他话。


萧景琰吭哧吭哧又捣鼓了一会,颓然道:“卡住了,出不来。”


桌案矮,小皇帝裹得厚,两条腿塞进桌子底下,一个下午拧来拧去,别在一起就出不来了。


蔺晨只能折回去,把萧景琰从桌案底下拔出来:“你还挺胖。”


“母后说长大就瘦了。”萧景琰信誓旦旦。


“唷,知道的还挺多。”


“母后说要快点长大。”


“为什么?”蔺晨把萧景琰摆到上座:“我爹也要我快点长大,他好去四处逍遥,到处看美人儿,啧,他倒是自在了。”


“娘说他想要快点抱孙子。”


“……”


蔺晨同情地看看萧景琰,自己还是当孙子的年龄,太后就惦记着让他生孙子。


 


04


 


很多人都希望小皇帝快点长大。


皇帝不懂事,容易沦为外姓权臣傀儡,皇亲国戚们希望他快点长大,保得住他们的富贵日子。


幼帝执政时朝纲不稳,从来是别国来犯的大好时机,所以老臣们希望他快点长大。


成年亲政之后,方可真正君临天下,若能开创盛世,也是百姓希望的。


甚至包括蔺晨自己,也希望萧景琰快点长大。


等他亲政了,自己好回琅琊,琅琊的风景比金陵好多了,也自在,想看美人打个包袱就走,想去哪去哪。


 


蔺晨想到这,抬头看看眼前闷头扒饭的小皇帝,和他头顶随着扒饭动作一颤一颤的小揪揪,伸手揪了一下。


萧景琰前几日掉了一颗牙,说话还漏气:“你干什么?”


蔺晨赶紧正襟危坐,十分威严:“吃完饭,再把白天抄过的书给我背一遍,背不过还要抄。”


“为什么?”萧景琰从骨头山后面冒出眼睛:“凌太医都不罚李熏然抄书。”


“李熏然?谁啊?今天和你一起爬树的那个小胖墩?”蔺晨颇为不屑。


萧景琰想了想,自己和李熏然差不多体格,于是倔强地不承认“小胖墩”,岔开话题:“李熏然闯祸凌远也不罚他抄《论语》。”


都罚扎马步,或者抄点《孙子兵法》。


再小点,两个人打架,静妃和凌远一左一右把两个小孩揪走,一个在殿内鬼哭狼嚎写大字,一个在殿外撕心裂肺扎马步。


其实萧景琰真冤枉李熏然了。


因为他是皇帝,所以错总是李将军家小公子的,两个人一起闯祸,每次都是李熏然被打屁股。


最无辜的一次,李熏然睡着了,叼着太子耳朵磨牙,醒来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拎去墙角面壁。


 


(我打了一个“一”,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二”。如果有二,他们一定是会长大的。)


【一个英俊的目录】

评论

热度(1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