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O小败

【楼诚AU】私食记·拾肆

黄桃罐头:

甜桃儿准时来发文啦ヾ(*´ー`*)ノ゛

首先目录走起:

私食记·壹

私食记·贰

私食记·叁

私食记·肆

私食记·伍

私食记·陆

私食记·柒

私食记·捌

私食记·玖

私食记·拾

私食记·拾壹

私食记·番外篇

私食记·拾贰

私食记·拾叁

以上目录(⁎˃ᴗ˂⁎)

***

Janurary·壹月

(下篇)

明镜匆匆地下了车,才一推开门,就看到明台一脸灿烂笑容灿烂站在门口,颇为殷勤地伸手要接过自己手里的提包。

“大姐大姐,一路辛苦啦!”

“什么时候我们家明台也变得这么懂事了?”明镜微微一挑眉,含笑看向小弟,“我瞧着,就快赶上你大哥了。”

“呵呵……呵呵……”明小少爷干笑一阵,心里直擂鼓。大姐自小对他就是往骨子里疼的那种,别说是别人了,就连大姐她自己都不允许自己对他有所伤害,所以自小到大在明台的记忆里,大姐生气他的次数都屈指可数。

正因如此,明镜一旦露出今天这样的表情,小少爷就知道……坏菜了——

果不其然,明大小姐刚笑过就瞪了眼,手指点着明台就开训,“你大哥一个气我还不够,你也跟着凑热闹!还嫌这个家里不够乱吗?”

“大姐我冤枉!”明台抱着大姐的手包一脸委屈相,“我这不是……怕你突然之间受不了嘛,再说大哥又没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干嘛这么着急啊……”

尽管小少爷最后几个字已经含含糊糊地都要吞到了肚子里,明镜还是听了个七七八八,大小姐登时有些气急,理也不理明台就往家里走,小少爷一看情势不对,立马亦步亦趋地在后头陪笑,使劲安抚。

“大姐大姐我刚刚什么都没说啊你别生气。”

“大姐大姐你看你不笑都不好看了笑一下嘛!”

“大姐大姐你看松球……”

“嘭”地一声,小少爷看着关上的房门有些悻悻,再转头看到吐舌头的黑背某只——

“都怪你啊!”明台干脆蹲地上开始对松球蹂躏之,“让你叼照片!”

松球满脸无辜地被揉捏一顿,如果能开口的话,想必很想对小少爷说:

叼照片的是我!指着上头让我认大哥大嫂的是谁啊!!

啊?!

狗生简直悲催……



转天来天气不错,难得的冬日暖阳天,在这越来越多的雾霾日里显得极为可贵。

明诚有点百无聊赖地坐在办公桌前,漫无目的地翻着电脑里的存图,一张一张的打发时间。进了腊月门里手头工作少了许多,现在的头等要务仿佛就是坐等过新年了。

不过……

想想昨天有意无意挂掉的明楼的几个电话,明诚同志还是有点心虚。

当时情绪确实不好,接了也怕两人说着说着便会吵起来,徒增烦恼而已,可是今天这心绪捋顺了些再想想,若是自己和明楼换个位置,对方三番两次地挂电话,自己怕是要生气都不止。

托腮望天花板,明诚觉得似乎自从明大小姐来过以后,自己这心气都提不起来了,莫名地散成一片,想振奋都难。

其实说到底,他还是自卑的吧……阿诚很想自嘲地一笑,可是就连脸上的表情好似都懒得表现一般。他不是不想自信,不想自傲,可是有些东西并不是想想就能有,这么多年以来,就算他得到再多拥有再多,也无法忘记他被抛弃的过往。

一个被遗弃的人,有什么可以自傲的资本?

窗台慢慢浸上阳光,有些耀眼地打在脸上,阿诚晃了晃脑袋,换了个姿势胡思乱想。而此时,相隔不远的咖啡馆里,明镜正端坐一边,对面是满脸堆笑的小少爷。

“大姐~”

“你到处跟着我做什么?”明镜闲闲地翻看着手里的画报,伸手端起杯子抿一口,“又是明楼给你派的任务?”

“哪能啊!”明台有些夸张地怪叫了一声,笑嘻嘻地看着明镜,“哄大姐开心是我的使命嘛!哪用大哥吩咐呢~”

明镜到底忍不住笑了下,本来经过了一晚她这火也消了不少了,这会儿又看着小弟在自己跟前耍宝逗趣,有多少气也几乎散光了,“别在我这儿耍贫嘴了,我要等人呢,你自己去别处玩。”

“那大姐我走了啊,有事打电话~”小少爷边迅速地起身边做了个接电话的手势,“大姐再——”

“等会儿~”明镜想起什么似的抬头一笑,喊住了明台,“汇报情况的时候别忘了告诉你大哥,既然他想瞒着我,那就什么也别说了,让他出差回来不用回家了,我不想听他说话。”

“大姐~”小少爷一脸苦相,这说的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又动气了,这话要是让自己传过去,不说别的,他就得成为他大哥第一个迁怒的牺牲品好么!

“还有事?”明镜明知故问地故作疑惑,眼神里可并没有询问的意思。

“没事没事,大姐吃好玩好啊我先撤了!”一看这架势明小少爷迅速调整出一脸的灿烂笑容,冲明镜挥手告别以后就迅速地撤离了战场,大哥啊大哥你弟弟我战斗力有限啊你就自求多福自力更生吧!

相信你的!比心~


苏医生到的时候,明镜刚好翻完了那本画报,正在招呼侍应生续杯。

“今天这么清闲?”苏医生笑着入座,上下打量了明镜一下,目光最后落在了对方的脸上,“怎么,又有人惹你生气了?明楼还是明台啊?”

回应是明镜沉默后的一声叹气,苏医生这才收敛了笑意,又多了几分认真和关注,“怎么?真出事了?”

明镜抬头看看苏医生,张口欲说,可迟疑一下又闭了口,如此两次三番,才重又犹犹豫豫地吐了言,“是明楼。他……他谈了个朋友。”

“女方不合适?”看明镜这架势,苏医生疑惑不已,只能小心翼翼地顺着思路猜测着,“家世不好?还是身世不清白?”

“都不是。”明镜有些烦躁地摇了摇头,下意识地去握紧杯子,这件事对于她来说无论是认知上还是情感上都是莫大的刺激,她甚至有些羞于对旁人提起和描述,即使面前的人是她太过相熟的苏医生。

“对方,是个……男的。”

看着明镜艰难地讲完以后呼出一口气的轻松模样,苏医生心里也忽地松了口气,刚一直提心吊胆地怕是什么大问题,原来倒是这个。

“那对方,看着怎么样?”接过侍应生递上的果汁杯,苏医生轻轻搅了下吸管,“人品相貌,和明楼比如何?”

明镜不由地睁大了眼睛,有些疑惑又有些惊讶地望着苏医生,她想了千种万种后者听到这件事时可能有的反应,可就是没想到会被问一句这样的话。

“你,你居然不觉得——”

“不觉得吃惊?”苏医生低头喝一口果汁,微微笑了一下,“还是,不觉得太异常?”

明镜微怔了一下,想着似乎两个都该有才对,可瞧着苏医生那颇有些轻描淡写的意味,好像大惊小怪的是她自己。

“这也没有什么,我们这个行当,知道的多些,见的也不少。”苏医生脸上的表情轻松,或许是为了让明镜安心些,更不落半分不自然,就如在说着家长里短的事,“这也不稀奇,也不作奸犯科的,不用太担心了。”

“我怎么能不担心啊!”一听这个,明镜一心的忧愁气愤心思又上来了,“明楼老大不小的了,这几年他不想结婚我也没太逼着他,结果呢?放着几家的好女孩子不去爱,偏偏,偏偏跟一个男人——”

“这,这叫什么事啊!”

“可明楼他喜欢啊,要不会空了这些年?”苏医生当然明白明镜的心思,作为长姐支撑家业这许多年,希望看到的无非是弟弟们都能安稳地长大有成,娶妻生子,一家人团团圆圆热热闹闹地生活在一起,也算对得起早逝的父母。可明楼偏偏闹这么一出,在明镜而言是直接打破了稳稳当当过日子的规划,这不止对她明镜是一个莫大的冲击,更会让她有愧于自己长姐的责任。

“可这是不对的啊!”明镜急切地压低了声音,手却不由地攥得紧紧的,“明家怎么办?明楼以后又怎么办?跟个男人一直胡闹下去?”

“所以我问,那个人怎么样?”

“……”明镜有些失神,脑中却不由自主地闪过了那天看到了青年人。平心而论,若不是因为这层特殊的关系,明镜当真会给他一个相当满意的评分。

看到对方这副模样,苏医生心下大概也了解了大半,本来便挺放心明楼的眼光,如此一问,只不过是也想看看明镜的态度。

“你也别想太多了,这真的没有那么大逆不道。”苏医生诚恳地说着,靠前了些去轻握了下明镜的手,触及到的果然有些冰凉,“这种事情现在多了,难道就因为和别人不一样,自己和家里都不活了?明楼他自己没有消沉,已经是很不错了。”

明镜心里忽地一颤,这才想到自己的弟弟,在她不知道的那些时候,是不是也曾经自我怀疑又自我否定过?明楼从小就小大人一样,有了明台以后就更不让她操心,连明镜自己也承认这些年在明楼身上花的心思少了太多,这下想来,又平添了些愧疚和不舍,刚才的气恼也没有那样耀武扬威了。

“是不是?”苏医生继续耐心地劝解着,“这些年你辛辛苦苦的,不就是图他们个安稳幸福?你现在看不过,要给明楼找个自己看得过眼的,可是他不喜欢,以后能幸福吗?”

“那以后,万一……”

“改不了的。”苏医生当然知道明镜犹豫的是什么,不过是寄希望于那万一而侥幸的可能性,“这不是病,没有治好一说,当然不可能变的。”

明镜长长地叹了口气,原本是想同苏医生诉诉苦说说烦闷的,没承想一通谈话下来,倒是自己被从心里说动了几分。

没错,她明镜不怕操劳辛苦,可是却怕弟弟不能幸福美满,明楼当然知道自己求的是什么要的又是什么,她这个做姐姐的白操心半辈子,还不是因为那是自己的亲弟弟,放下不下已经是习惯和本能。

“别让自己那么累了,明楼早就大了。”苏医生的声音又响起,一字一句的说进了明镜的心里,“这都什么年代了,你还想管他一辈子啊?”

是啊,不能一辈子,明楼早晚是会有陪伴他的人的。就算不是个男人,那也不会是自己。

明镜有些自嘲地笑笑,半晌,又似乎放松一样地笑了起来。也是,这种事,哪有赢家输家?一家人,不过是商量着过日子罢了,苏医生说得对,或许自己早就该放心明楼了。


另一头,脚步匆匆被念叨着的明大少却不敢怠慢,下了飞机就急匆匆地往家里赶——

大姐说气话是一回事,自己要是真的听了不回家去,大概又是另一场大战要爆发了。

进门才喊了声大姐,就不出意外地被一只抱枕拍到了脸上,接着就是耳边楼上“嘭”一声的关门声。明楼才心平气和地接了下来摆好笑脸准备上楼,就被呼哧呼哧跑下楼梯的松球扑了个满怀,明小少爷站在楼底转角直眨眼摆手发信号——

快走快走这里有我!你先撤退回头再来!

明楼会意地眨眨眼,冲小弟比了个坚持住的手势,自己又抬眼看了看楼上大姐的房间,轻呼了口气,轻手轻脚地出门去了。

哄好大姐任重而道远,还是先去看看养三九的爱人吧~



高层的酒店公寓里,阿诚正在玻璃窗上乱涂抹,就听到门口密码锁轻响了几声,接着咔哒一声打了开来。

“幸亏没去当画家。”一个夹着凉气和余温的怀抱送了上来,那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看这画技,还比不上三九儿~”



一旁往落地窗上按梅花印的虎斑猫歪过头,不解其意地嗷呜了一声,接着舒舒服服地趴平在地板上,伸直了爪子自娱自乐。

“那你就准备亏本吧,找了个手艺这么差的设计师。”阿诚往后一撞,就听到明楼捂着前额小声地轻哼了一声,手臂却又马上环得更紧了一些。

“私房菜关了,我想孤注一掷。”

“嗯。”

“我想我应该是很爱你,可是又会不敢确定。”

“为什么?”

“我不知道是因为爱你才不舍得放手,还是因为你是我的执念,是我唯一拥有的,所以才……我不敢分辨不敢想明白……我大概……只有你了。”

“不要想明白,不需要。”明楼轻扳过阿诚的身子,看向那双太过明亮的眼睛。阿诚总是太过于执着,太过于明白,可是有些事情真的没有必要,难得糊涂是最好,“吃饭是为了果腹需要还是因为美食所在?有些东西其实是分不清的,本来就是不明白,你又为什么要想明白?”

“你认知的,就是你要的。”

阿诚忽然笑得明朗,睫毛微微晃动,像是天生闪烁的星辰。

明楼跟着乐呵呵地笑着,却听到阿诚叹息一样地低声说着,像是说给自己,又像是说与他——

“你为什么来的这么迟……”

明楼喉头一紧,眼里却觉得干涩,他似乎看不清眼前阿诚的模样,却在心里有着刻得深深的烙印,他想说不迟,不晚,却又舍不得那个当年小小的阿诚孤独寥落的身影。

如果再有一生,一定会提前找到你。就像千万人的时间荒野里,在那一刻刚刚好地遇见你,没有早一步,也没有迟一步,然后握住你的手,说一声……

我们回家。


***


最后一部分源自于张爱玲的《爱》——

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要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迟一步,遇上了也只能轻轻地说一句:“哦,你也在这里吗?”

其实一篇只为这一句话,这就是我的楼诚。


评论

热度(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