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O小败

启副日常(集各种梗于一体)11

小宅明:

这章算是实力宠啦,我打算下一章让包子出来,然后试试训诫(略羞耻)?这么久没写啦肯定不如以前啦,大家凑合着看吧。流产的话我真的不忍心,我俩包子呢,我试试能不能在生包子的时候让佛爷心疼一把?








张启山怕人跑了,看的格外紧,以前就是走哪都带着,现在恨不得把副官揣在兜里拴在裤腰带上,晚上睡觉把人搂的死死的,结果早上醒来怀里又空了。




张副官还是做回副官的职位,每天穿着军装迈着长腿在张启山眼前晃来晃去,张启山却觉得有什么不一样了,他几天公务多起来,天天往公馆跑,张启山舍不得副官起个大早陪他折腾,就让他晚上四五点钟的时候开车接他回府。




张宝因为上次的事,从一等兵变成了上等兵,加上他人又老实没啥心眼,副官不在的时候给张启山端茶倒水的事都是他干。




“佛爷,北平传的文件我给您放桌子上了。”




张宝本来是给张启山送文件的,他进来的时候张启山正背对着他看着窗外,也不知道在看什么




张启山招手示意他过来,眼睛还看着窗外。张宝走过去,才发现佛爷是在看张副官。张副官应该是来接佛爷回府的,这时候正站在楼下等着,一身板正的军装站在车门边上,跟棵小白杨似的。




张宝一扭头就看到张启山的酒窝跟浸了蜜一样。




“你看,副官这样子是不是呆头呆脑的?”




”佛爷说笑了,副官长的好看,在长沙城里都是数一数二的,那些小姑娘见了眼都不舍得眨一下。我前些日子还看见女学生塞荷包给他。”




张启山眉毛一挑“他收了?”




“收了啊,副官也不小了,那女学生长得也俏,俩人站在一块我看着就般配“张宝这人实诚过头了,还一点眼力见都没有,张启山在一边听着心里醋劲儿就上来了。




张启山觉着张副官虽然面上还和以前一样,却在不动声色的和自己偷偷撇清关系,一些亲密的举动他几乎是能躲就躲,现在还敢收女人东西了。他心里越想心里越不是味,脸黑的不像话,一转身大步下了楼。




公馆对面是所洋人办的女子学校,城里凡是家境差不多的,都把姑娘送到那念书。这时候正赶上学校放学,十六七岁的小姑娘梳着及肩的短发,穿着露小腿的裙子,一个个嫩的跟水豆腐似的,路过副官身边时,偷偷瞄他一眼,红着小脸头也不敢抬一下。




张启山一下楼,正碰上一个胆子大的,往副官手里塞了个手绢就匆匆跑开。




张启山脸色一沉,大步走过去。




“拿过来!”




“佛爷?”张副官一时反应不来。




“我说拿过来!”




张副官这才反应过来佛爷说的是什么,把手伸进军装口袋,不掏还好,一掏口袋手帕连着香包,香包挂着玉坠,少说得有八九样东西。张启山看着那一口袋的七零八碎,之前窝着的火气一下就压不住了。




”谁让你收的!都给我拿来!“




张副官觉着张启山的火气总是发的莫名其妙,但听话都已经成了本能,乖乖把东西递过去。




一路上张启山都沉着脸等着张副官跟他认个错,车里气压低的直往外掉冰碴子。




这种军用车里汽油味重,张副官开到一半觉的胃里一个劲的往上顶,强忍了一会,握着方向盘的指节都发白,最后实在撑不住了,喉头翻滚了两下,一个急刹车把车停在路边,开了车门冲到墙根边上呕起来。




张启山紧跟着他下车,看着他呕的眼眶通红,心里狠狠的揪了一把,顿时火气全消,轻拍着副官的后背,说道“好了好了,”




“佛爷,我没事”张副官缓过劲儿来,偷偷蹭了一把后脖颈的冷汗




“去坐着,车我来开”张启山把张副官偷偷抹汗的手拿下来,用帕子在他后脖颈抹了两下。张副官想着他开下去怕也不安全,乖乖坐到副驾驶上。




张启山半夜的时候心里还惦记着白天的事,看着身边睡沉了的张副官,心想着明明小时候长的跟棵豆芽菜似的,现在怎么这么好看了。




张启山第二天掐着点出的公关大门,正赶上对面的女子学校放学。马上入冬了早晚都有点凉,张副官正在下边等着,就觉着身上一暖,张启山把他裹在披风里头,罩的严严实实的。




“佛爷!”张副官耳朵一红就想往外钻。张启山把他紧紧箍在怀里头,胸膛贴着张副官的后背,把张副官冻得冰凉的手攥到手里捂着




“手这么凉,冷吗?”张启山下巴在副官肩膀上一搭,热气全喷在他耳朵根上。




那些路过的女学生一个个想看又不敢看,好不容易偷偷瞥了一眼又闹了个大红脸,张副官也没好到哪去,耳朵脖子都通红通红的,张启山在他耳垂上嘬了一口,突然觉得心情大好。






张启山想着昨天的状况,这次特意叫了张宝来开车。张副官一路上也没什么太大反应,人坐的笔直嘴唇抿的死死的。要不是张启山瞥见他攥的手心出汗的拳头,还真以为他没事。




张启山一点点掰开他死死攥着的拳头握在手里,把人按在肩膀头上一下一下揉着副官头顶的软发




“这么难受?”




张副官这次竟然破天荒的没说“没事”,而是在张启山肩头轻轻蹭了一下,皱着眉点了点头。




“乖啊,一会就到家了”张启山知道他是真难受的厉害,心里狠狠疼了一把,眉毛也跟着皱起,“张宝,开稳点!”




张宝不知道怎么的就觉得脸皮上发烫,烧的慌,觉着他不应该待在车里。













评论

热度(89)

  1. MAO小败小宅明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