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O小败

【楼诚】当你的Omega变了心 36终章

水沉曦:

ABO






未雨绸缪最大的好处,莫过于可以让人不至于在大雨倾盆的时候把自己淋成落汤鸡。


深谋远虑如明副总,当然不会让自己在异国他乡流落街头,即使是逃跑,也要有规划有准备。所以他早在打定主意要走之后就开始安排维也纳这里的一切,一个月的时间绰绰有余,等他拎着箱子下了飞机,一个温馨舒适的住所早就准备好了。


墙上的日历又撕下一页,明诚在心里算了算,这已经是他来到维也纳的第五十天了。


坦白来说,这五十天他其实过得挺开心的。维也纳是他一直想来的地方,已经过了头三个月,孩子也很乖,明诚每天悠哉悠哉地出去逛逛,一消磨就是一整天。可能是因为体质的缘故,已经第四个月了,显怀得并不明显,只是腹部的线条看起来稍微和缓了一点。


明诚摸着肚子忧伤地想,他的腹肌就要逐渐离他远去了。


维也纳的天气和上海还是很不一样的,没过多久就冷了下来。明诚给自己添了不少衣服,他其实不怎么冷,但是他怕冻着孩子。这样一张好看的东方面孔走在街上很难不引人注意,更何况还是个没被标记过的Omega,明诚穿着修身的大衣,本来就不明显的肚子更加看不出来,所以他有好几次在路上都被人搭了讪,简直哭笑不得。


抵达维也纳的第五十一天早晨,明诚团在温暖的被子里迷迷糊糊睁开眼,没有拉严实的窗帘里溜进一线金色的阳光,笔直地躺在他的枕边。


明诚卷着被子慵懒地在床上翻了个身,一只手伸出被子掀开扣在床头柜上的闹钟看了一下:九点十二。


他恍惚地回忆起昨晚去看了烟花,回来得也不算晚,怎么就睡到这个点了?然后他十分坦然地把嗜睡的责任推给肚子里小的那个,再闭上眼,心安理得地睡到了中午。


吃过午饭,明诚仔细给自己围好围巾,再穿上一件厚外套,准备出门。


昨晚看完烟花回来的时候就有点飘雪,现在过了一晚上,外面已经积了不少雪了,上海下雪的次数屈指可数,而明诚又对烟花和雪这类好看又短暂的东西情有独钟,反正现在没有人认识他,明副总决定悄悄做一件很不符合他年纪和身份的事——出门玩雪。


维也纳的天空一向很好看,大片澄蓝色的天幕上只有几缕棉絮一样的淡云,已经过了中午,太阳升得老高,阳光暖融融地照下来,其实也不算是特别冷。


地上的厚雪在阳光底下晶莹剔透,漂亮得不像真的,前两天还能看得见的草地已经全部变成了一片不可分割的白。这场雪下得突然,有些树枝上还有着那么稀疏的两片树叶,现在已经全部压上一沓雪花。明诚的手插在口袋里,他走得很慢,路两边的松树上垂下长长的结了霜的枝条,满是厚雪的草地上有两个小孩子在打雪仗,小小的雪球你来我往,一个眼看自己赢不了了,干脆放弃团雪球直接扑了过去,另一个猝不及防在雪地上压出一个人形大坑,两个孩子边笑边叫着打打闹闹。


明诚站着看了一会儿,想起小时候上海似乎也下过一场这样大的雪,他和明台在花园里比赛堆雪人。明楼本来在一边作壁上观,后来实在拗不过明台被拉过来当裁判,最后当然是他赢了,明台哼哼唧唧说大哥偏心,明楼面无愧色:“从你把我拉过来开始,你就该知道谁会赢。”


比赛的结果虽然不如明台的意,但他在看到奖品的时候瞬间就释然了。


“呃,我才不要大哥堆的小雪人。”明台激动地想拉一个同盟,“阿诚哥你说这叫什么奖品嘛。”


“我觉得挺好的啊。”明诚垫着脚督促明楼把那个巴掌大的小雪人放在窗台上,完全不理解明台看他的眼神为什么如此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不过那个小雪人没能熬过第二天,当天晚上它就悄悄化了,明诚记得自己难过了好久。


他环顾四周,不远处有一张长凳,也不知道是为了能让人有地方可以坐,还是清扫的人偷了懒,有一半的积雪和另一半堆在了一起,只空出了半张凳面。明诚勾起唇角,走过去坐下,开始动手堆一个小雪人。


堆在身边的雪花很松散,明诚戴了手套不怕冷,兴致勃勃地用手先堆了个身体的形状,再用力拍实,因为缺少诸如胡萝卜鼻子之类色彩缤纷的小装饰,只有两根细细的树枝充作手臂,小雪人看起来有点寒酸,明诚抱歉地给它戳了个笑脸当做补偿。


“它很可爱。”


他堆得认真,没留心面前什么时候站了一个高大英俊的Alpha。


“谢谢。”明诚拍掉手套上残留的雪花,把遮住半张脸的围巾稍微往下压了一点,礼貌性地朝他面前的Alpha笑笑。


那个金发碧眼的Alpha看到他的脸,眼中闪过一丝惊艳,因为低头的缘故,他浅金色的额发垂下一缕,衬得他浅色的蓝眼睛剔透得像橱窗里昂贵的钻石。


“你也很可爱。”他没有像明诚一样穿这么多,只穿了一件浅灰色的风衣,显得整个人愈发修长。


“我能有这个荣幸请你喝点什么吗?”他笑了一下,“我叫…”


“抱歉,恐怕他没空。”


一个低沉的男声强势插进来,明诚仰头看过去,明楼逆着光站在他身边,看起来有点憔悴。金发碧眼的Alpha的目光在他们之间游移了一会儿:“你的Alpha?”


“差不多吧。”明诚站起身,“谢谢你的邀请,不过抱歉我去不了。”


“没关系,就像我说的,你很可爱。”


那个Alpha走远了,明楼垂眼看向还坐在椅子上的明诚:“椅子上不冷?”


“还好,我穿得多。”明诚歪着头,像是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在这里,“大哥你怎么来了?”


“我不来,你就要跟别的夸你可爱的Alpha去喝点什么了。”明楼朝他伸了手,“起来。”


他脸上的憔悴不像假的,乌青的眼圈也显眼得很,明诚顺着他的手站起身,一阵风吹来,树上松散的雪花随风飘落,纷纷扬扬的像是又下了一场雪。


明诚眨了眨眼,他的睫毛上落了一片雪花。


“闭眼。”明楼伸手帮他拂掉了落在肩上的雪,目光落在他沾了雪的睫毛上,声音有点哑,“闭眼。”


明诚乖乖闭了眼,感觉一只手把他遮住小半张脸的围巾全部压到了下巴下,然后那只手托着他的下巴,一个吻落了下来。


“你真可爱。”


“哈?”


从明楼嘴里听见这句话,明诚怀疑自己幻听了。


“能请你暂且收容一下我吗?”明楼的手还圈在他的腰上,两人之间的距离近得几乎能感觉到对方的眼睫扫在脸上,“雪这么大,你也不想我露宿街头吧?”


明诚退开一步,脸上带了点坏笑:“哦?我为什么不想?”


“我想你了。”明楼把这一步的距离再次缩短,“阿诚,你想不想我?”


“这个容后在意。”明诚注意到了他们俩已经引起了不少人的主意,这才想起还是在大街上,这么卿卿我我确实不太合适,“先回家吧。”


尽管没得到想要的回答,不过鉴于明诚这一段路都是主动拉着他的手走的,明楼也就宽宏大量地决定把这件事先放到一边。但等到了明诚的住处,明楼又觉得心塞了,这么舒适温馨的房子一看就是准备了很久,明诚想必住得也很开心,日子过得这么惬意,他刚才问的问题的答案应该是不想。


“大哥累了吧,要不先休息一会儿?”


明诚看他撑着头,料想他应该是这段时间操劳过度,还有时差的问题,所以体贴地提出这个建议,没成想被已经躺到床上的人拉住了手腕。


“陪我躺一会儿。”明楼半闭着眼,睫毛都盖不住眼下浓重的乌青。


“我才起床没多久。”明诚在言辞上反抗了一下,明楼握着他手腕的力气并不大,他只要稍微用点力就能挣脱开来,但他最后还是没忍心,脱了衣服躺进了被子里,明楼小心地把人圈好,下巴搁在他头顶上。


大概是有了孩子真的会很嗜睡,明明才醒了几个小时,明诚躺了一会儿就惊觉自己竟然又困了。身边的明楼呼吸绵长平稳,显然是已经睡熟,他打了个哈欠,下意识地往自小最依赖的Alpha怀里又缩了一点。


快到傍晚的时候,明楼率先醒来,他先稍微调整了一下姿势,好让明诚的鼻子露出来,明诚睡得迷迷糊糊的,脑袋在枕头上蹭了蹭,不知道含糊地说了两句什么,还是没有醒。


明楼低头看着他的睡颜,心里长叹一声,五十天,即使知道了他可能在维也纳,心里也是悬着的,维也纳这么大,如果他没找到他呢?如果不小心错过了呢?所以这些日子他一直都没怎么睡好,但等他真正找到人了,眼前的一幕就直接让他醋海翻腾。要怎么放心让他一个人出来,大概也就明诚自己一无所知,连堆个雪人都能遇上跟他搭讪的Alpha,可想而知在他看不见的这些日子里这样的事发生得会有多频繁,以前要不是心狠手辣的名声太响,想必觊觎他的Alpha也不会是少数。身体抢在理智之前行动,他用冷硬的语气把人打发了,低头的时候却发现和他的憔悴比起来,明诚显然是过了好一阵无忧无虑的日子,连一向不长肉的脸都比从前圆润了一些。既欣慰他把自己照顾得很好,又有点生气他连说都不和他说一声就自作主张远走他乡,大概是真的太害怕了,所以就干脆自己先离开。


要说他傻吧,临走之前还能有条不紊地布这么一个大局,要不是那次酒后失言,明楼思忖自己说不定现在真如他所想一样焦头烂额无从下手;要说他不傻吧,怎么就这么固执地觉得他会在不要他?


又过了一个小时明诚才慢慢醒来,天色已经擦黑,两个人收拾了一下,出门吃了晚餐。


“大哥就这么来了维也纳,公司的事怎么办?”


“明氏有大姐,另一边我先把明台拎回来让他管着,由于秘书帮忙他应该很快能上手。”


“唔…大姐还好吗?”


“好。”


“明台呢?”


“好。”


“那就好。”明诚用叉子去叉盘子里的芦笋,抬头的时候正好撞上明楼哀怨的目光,“大哥?”


“问了公司,问了大姐又问了明台,怎么也不问问我?”


“大哥你不是就在我面前么。”明诚放下叉子,“那大哥你好不好?”


“我不好。”明楼直截了当,目光深沉地看着有些怔怔的明诚,“定制好了戒指,准备求婚的时候我的Omega跑了,而我还不知道他怀了我的孩子,你说我好不好?”


“求…求婚?”明诚的眼睛睁得比平时还大,他有点被吓到了,“什么戒指?”


“你以为我那几个月是忙什么去了?”晚了五个月才得以拿出来的戒指终于送出了手,明诚惊恐地看着明楼给他套上了戒指,在戒指即将被推到无名指指根的时候才突然醒悟过来,猛一甩手:“等一下!我还没同意啊!”


“你还想不同意?”明楼脸色一沉,“你都有我的孩子了,你还想找谁做你的Alpha?”


“这…这也太突然了吧。”明诚盯着左手上那枚漂亮得一看就很贵的戒指十分纠结,“我不能…”


“我已经跟大姐坦白了,小祠堂也跪了,家法也挨了,当初你没有入明家族谱,这次正好名正言顺入了,你现在已经是我明楼的Omega了,而且全上海都知道了。”明楼轻飘飘地看着已经目瞪口呆的明诚,“还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很多…”明诚有点艰难地咽了一下,“而且有一种槽多无口的感觉…”


“那我们就一个一个问题解决。”明楼十指交叉。


“我不是个好Alpha?”


“也…不是不好…”


“你不爱我?”


“也…不是不爱…”


“你不愿意和我结婚?”


“这个…也不是不愿意…”


“那还有什么问题?”明楼眼看明诚竟然真的开始想还有什么问题,当机立断抓住他的手,把上次在江边没说完的话一口气说了出来,“阿诚,我爱你,跟我结婚。”


明诚犹豫了一下:“我…”


明楼的目光落在他的左手上:“这个戒指很贵的。”


明诚:“……”


“而且是按照你的手定做的。”


明诚:“……”


“也就是说,如果你不要它,这笔钱就浪费了。”


明诚又犹豫了一下,小声问:“有多贵啊?”


明楼报了个数,话音刚落,明诚立刻坚定地把戒指在手上戴好:“我愿意。”还生怕他把戒指要回去一样非常肯定地又重复了一遍:“我很愿意的!”


明楼:“……”


不管怎样,总之是同意了不是吗?


手上戴了天价戒指的明副总心情非常愉悦,总算抱得美人归的明总心情也很愉悦,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感觉怪怪的。


两个人回到家,明诚窝在沙发上看电视,明楼在旁边充当他的靠垫。


“阿诚啊。”明楼犹豫半晌才开了口,躺在他腿上的明诚抬起眼皮看他。


“大哥什么事?”


明楼轻咳一声:“我能不能…摸摸他?”


明诚考虑了一秒钟:“可以啊。”


他坐起来,大方地向Alpha敞开手:“摸吧。”


明楼正襟危坐神情肃穆,以一种诡异的庄严缓缓地伸手过去,直到明诚不耐烦地直接抓着他的手贴上了睡衣下的小腹——即使肉眼可见的弧度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摸起来的时候还是会有一点细微的区别。


明楼屏息凝神,手掌紧贴的这块微微隆起的皮肤之下有一个小生命,这个认知从未如此强烈,他一动也不敢动,手指轻轻摩挲那个微妙的弧度,好半天才恋恋不舍地收回手,目光却还黏在几秒钟前他的手放的地方。


明诚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睡衣,就听见明楼轻声说:“阿诚,谢谢你。”


明诚冷静地回答:“不客气,记得以后家里我管账。”


明楼:“…哦…”






————————正文完————————


算了一下还有这几个番外


一个标记车


一个解释来龙去脉&小公主的来历


一个党花独白


可能还有一个小公主出生吧





评论

热度(5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