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O小败

【楼诚】套路(6)

昵称是个什么鬼:

日常圈 @浮川 


==============================


关于新戏,明楼说感觉这男主喜欢的是他弟弟。明诚仔细咂摸咂摸,还真像这么回事儿。




聊完了剧本,明楼明诚本来打算再对对词,无奈梁仲春大晚上发神经要开会,还是梁仲春亲自来敲的门。




“又要干什么呀?”明诚一把拉开门,梁仲春腿脚本来就不利索,差点被明诚闪个跟头。


梁仲春龇着牙,冲明诚笑笑,眼睛一尖看见了里头盯着明诚看的明楼:“明老师也在啊。”




明楼似乎对于被打扰非常不满,板着脸点了点头。


“有话快说。”明诚扒着门,不耐烦地翻了个白眼。


“嘿嘿。”梁仲春赔着笑:“剧本那边有点儿问题,咱,过去聊聊?”


“昨儿不是刚说没事儿了么?”明诚问:“明儿就开拍了你现在要改剧本?有病啊。”


“我能有什么办法?”梁仲春叹口气,一脸的生无可恋:“掏钱的是祖宗。”


“投资方有问题?”明诚皱了皱眉:“投资方管剧本做什么?”


“嗨,咱那女主角儿,姑奶奶要改。”梁仲春讪笑道。




明诚圆眼睛瞪起来,眼神恨不得把梁仲春戳十个八个窟窿出来,扭头看了看明楼,压着嗓子质问他:“你不是跟我说这女主角你自己选的吗?”


梁仲春双手合十,就差作揖了:“哎呦喂,我要是一早就说人给塞进个姑奶奶来,这戏你还拍吗?我还能请动里头那祖宗吗?没个稳得住的撑着,哥哥这招牌还不得砸了?”


“那你早干什么去了,这种投资拿着你也不怕烧手。”明诚往前走了一步,稍稍掩上门,声音压得更低。


“这戏早晚要拍,人这条件给的又不错,再说了,拍好了咱不是也赚钱么?”梁仲春努力解释:“阿诚兄弟,你不看僧面看佛面,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配合配合,这戏以后还得您二位撑着。你呢,要是不过分就忍忍,要是太过分,你就想办法让她改不成,就行了。”




明诚狠狠翻了个白眼:“行行行,服了你了。”明诚回去套了件外套,又看一眼明楼:“导演要开会,剧本有点问题。”


“怎么着,编剧良心发现了?”明楼开了个玩笑,还是卷着剧本跟明诚一起走出去。


“给你打个预防针。”明诚拉了拉明楼,边走边嘀嘀咕咕说了些什么。




剧组顺便租了酒店的会议室,明楼明诚进去的时候,长桌的对着门的一侧已经大模大样地坐了个年轻姑娘,大晚上脸上糊着个墨镜,前头的桌子上放着摊开的剧本。其他人窝窝囊囊地挤在另一侧,编剧小姑娘板着脸不说话,其他演员要么抬头望天,要么低头看手,反正没人说话。




“不是开会么?”明楼一进门就明白大概是个什么情况,明诚提前跟他说过,他也懒得惯这些臭毛病,在长桌一端坐下,剧本摔在面前:“怎么没人说话。”


明诚本来心里就有气,对着个没礼貌的年轻人也懒得讲究,跟其他人打了招呼在明楼手边坐下,扔给梁仲春一个眼刀,笑眯眯地说:“剧本怎么了?导演,您说说。”




梁仲春学的最好的就是就坡下驴,赶紧瞅那位装模作样的姑奶奶:“李小姐,您有什么意见,您说。”




那位姑奶奶这才一摘墨镜,拍着剧本开始提要求。


编剧,也就是原作者,估计是王天风的学生,能死的绝对不活。原剧本里头最后男二为了保护女主死了,女主为了事业也牺牲了,只剩下男主自己,颇有些孤身奋战的悲壮。中间情节逻辑也足够严谨,跟主要剧情比起来,感情戏简直就像是随便写写。


姑奶奶的问题就出在这儿,先说自己不能死,又说要突出女主角的智商和人格魅力,大体意思就是女主不能死,任务不能失败,女主要多次力挽狂澜,所有雄性生物,不管有没有理由,都要无条件喜欢女主,凡是重要场面,主要人物都要有女主。




明诚越听火越大,碍着梁仲春一直给他使眼色,使劲压着火。再一看编剧都快哭了,明诚默默同情了她一会儿,往后一仰,抬头望天,他这是造的什么孽啊,摊上这么个祖宗。




明楼只觉得太阳穴嘣嘣的跳,中间明楼差一点就起来拍桌子骂人了,明诚眼疾手快,在桌子底下悄悄按住他的手,凑过来悄悄说:“给老梁个面子。”


明楼反手握住他的手,捏了捏手指,瞪了瞪眼,低头看明诚的手。




“暂时就这样吧。”姑奶奶总算说完了,身子往后一仰, 双手搭在膝盖上,抬着下巴看编剧:“什么时候改出来?”




“这没法改。”编剧还年轻,嗫嚅着说:“改的太多了。”编剧声音都带着哭腔,人家好歹辛辛苦苦写出来的东西,就跟自己亲儿子似的,冷不丁让人家把亲儿子毁成一堆垃圾,任谁也受不了。




“怎么改不了?”投资商塞进来的那位立刻就拍桌子:“改不了就给我重写!”




明楼脑门的青筋跳了跳,实在忍不住了,又看明诚翻了个白眼,在桌子底下朝他摊摊手。




“改个屁。”明楼把剧本扔在桌子上:“都回去,一个字都不改。”


那位女主演一脸不忿地看向明楼,看着又想拍桌子,谁料到明楼先拍了桌子:“你看我做什么?你哪里毕业的?出道几年了?演过几部戏?知不知道尊师重道?懂不懂得长幼尊卑?幼儿园没教过你讲文明懂礼貌吗?业务没学好,做人也没学好吗?”




明楼对着小丫头,再过分也是晚辈,不能说太重了,换了个话头,眯着眼看梁仲春:“梁导演,您是导演,我希望你对剧本负责,对作品负责,不要把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塞进来,更不要见钱眼开。”




“明先生,这,是我不对,不过这合同都已经签了,您也知道,咱这本子因为资金问题压了多久了,等不起啊。”梁仲春拼了命的打圆场:“年轻人不懂事,不过也不是不能通融嘛,您看.......”




“我看什么看!”明楼拍桌子瞪眼:“我就知道不能为了钱砸了自己招牌,你梁导演对这个本子投入了心血我不是不理解,毁自己名声的事,我明某人干不来,这本子要是改一个字,那您就另请高明吧。”




眼看梁仲春为难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金主不能得罪,救星也不能得罪,明诚个小没良心的在一边捂着嘴笑,悄悄揪了揪明楼衣角,还是凑到他耳朵边上:“差不多得了啊。”




明楼偏头看了看他,轻轻笑了一声:“我也知道你为难,这样,我给你个折中的方法,戏照拍,钱你不用担心,如果,这位李小姐再有什么问题,让他来找我明某人谈,能演就演,不能演就恕不远送,毕竟你梁导演的本事是有目共睹的,钱谁赚不是赚呢。”




编剧看着明楼,感激的都快哭了,明楼走的时候还拍了拍她的肩膀。明诚跟梁仲春紧紧跟在后头,梁仲春合着双手作揖:“多谢明先生,二位多包涵,多包涵。”




“包涵就不必了。”明诚手臂一伸,搭着梁仲春的肩膀:“你看,你这捅了多大篓子,我帮你圆这一场,还替你劝住那尊大佛。”明诚悄悄指了指明楼:“这分成,你看.....”


“行行行,怕了你了,多给你一成。”梁仲春被这一出搞的一个头两个大,能给他镇住场子,他什么条件都能答应。


“帮你这么大忙,就一成啊?”明诚瘪瘪嘴。


梁仲春一咬牙:“行行行,你七我三,行了吧。你可真是属貔貅的啊你。”




明诚左边嘴角歪了歪,拍了拍梁仲春胸口,快走几步去追明楼。




明楼在十步开外等着他。明诚脚步轻快溜达过去,明楼背着手,腾出一只手隔空点点他:“你可真精明。”


“还得多谢师哥。”明诚坏笑道:“明老师,出场费肯定少不了你的。”


“自己人都坑。”明楼在他后脑勺拍了一下,笑得见牙不见眼。


明诚倒似乎演上瘾了,冲明楼挑了挑眉毛:“不不不,这时候师哥才是我的自己人。”




不管真假,反正这句话明楼听着高兴,笑成个馒头人,自己人好啊。




=============================


戏精夫夫之如何毫无痕迹的坑导演。

评论

热度(2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