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O小败

【楼诚&全员】蛇传 1

迷鹿:

山精水怪的设定,希望我爱的配角们幸福。




第一章 前传


十万青山,林海无尽,银月照耀下,入夜的只有风声。


在这广大的天地里独有一座山一片林,一条通体雪白的蛇正游走其中寻觅宵夜,它饥肠辘辘,并没注意到这一晚的月光格外明亮。


它发现了一枚蛋。


说真的,作为一条蛇它并没有人类的智慧,它甚至没有质疑这座出名的早八百年就鸟雀罕至的蛇山为什么出现了一枚蛋,而作为一条差二十年就满千年道行可以化成人形的高级蛇妖,它在自家的地盘上百无禁忌,它饿了,所以它没细看没多想一口吞下了这枚蛋,心满意足的打了个饱嗝懒洋洋的游回它的洞穴。


山中静谧,月亮升到了天空的正中。


嗷——


白蛇蜷成一团从它的石床上掉了下来,腹中剧痛是它出了自己的蛋壳以来从来没经历过的,细长矫健的身体猛地伸直又回缩,蛇口张开,不久前吞掉的那枚蛋完好无缺的掉了出来,一路轱辘到洞口碰在石壁上又轱辘回来端正停在洞穴中央。白蛇肚子不疼了怒火却噌的上来,这是几个意思,吃下去的东西岂有吐出来的道理?!它立直了身子准备一个头槌把这枚倒霉蛋砸个稀巴烂的时候突然洞口轰隆一声巨响,碎石混在尘土里砸了白蛇满头满脸。烟尘散去,白蛇的怒火已经飙升到了新高度,然而它感受到洞穴中有人闯入,直觉却告诉它这个人很危险,不可轻举妄动。


闯入者全身都笼罩在灰色的烟雾里看不清面孔,双手正捧着那枚蛋,蛋上还粘着自己的胃液,白蛇没由来一阵嫌弃。


闯入者仔细检查了蛋壳发现没有损伤之后不禁松了口气,扭过头来狠狠盯了白蛇一眼——这是白蛇感受到的,他的面孔依然笼罩在烟雾里。


“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伴随着这声嘶哑不辨雌雄的呵骂闯入者冲白蛇挥了下袖子,白蛇修炼了九百八十年饶是金刚不坏之躯也没消受得起这一下子,它感觉自己被一座山撞飞了,紧接着身体在洞穴的石壁上连番撞击了几个跟头才最终跌在地上,此时的白蛇不说出气多进气少也是被打的发懵了,就在闯入者要再补上致命一击的时候,一股异样的气息迅速弥漫开来。


白蛇勉强睁开眼望望,气息的来源果然是那枚蛋,它在闯入者手上华光隐隐,伴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些游走的光斑渐渐融合一体,在这些光芒最终爆发出来的前一秒闯入者烫了手似的把蛋丢出去,白蛇注意到蛋的光芒已经开始驱散闯入者身上的烟雾。


转瞬洞穴被温暖的金红色光芒充斥,紧接着,白蛇不可抑制的悲哀起来,它知道自己作为一条蛇很难有这种情绪,是那枚蛋,伴随着蛋壳咔擦开裂,悲哀沉痛仿佛实质一般挤压过来。


过于强盛的光芒使白蛇短暂失去了目力,在这些光芒的包裹下,悲哀,只有悲哀。脑海中都是鲜血的气味,虽然它并没有闻到,还有一些别的气味,那是什么?眼泪吗?白蛇的脑子里轰鸣作响,它无法分辨究竟是什么声音,仿佛过了几百年又似乎只是一瞬间,一切结束在一声悠长的鸣啼里。


白蛇又看得见了,蛋壳破裂,而它听到的鸣啼肯定不是壳里这个小家伙的,它来不及细想是怎么回事,因为它第一次见到虽然出生却没有实体的存在,那个“小家伙”只是一团不停变幻的光,白蛇闻到了它的味道,是灵魂的气味。


不过有点道行的人和蛇都能看出,这个灵魂隐隐有消散的趋势。看出这一点的同时,白蛇后脖子突然一紧,这可是危险的信号!


闯入者果然向它看过来,没等白蛇垂死一击便向它虚空抓了一把,白蛇觉得自己的命正在离开自己的身体,它以为它蛇生的最后一个念头会是“八百年后又是一条好蛇”,奄奄一息的它看着闯入者把从自己身体抓出来的东西推进闪烁不定马上要消散的灵魂里,令人和蛇欣慰的是,灵魂不再闪动,它最终固定在一个形状,可白蛇看不出是什么,因为灵魂好像蜷缩着睡着了。


闯入者把这个灵魂小心翼翼塞进自己怀里,又看了看地上的白蛇。


“已经开了灵智了么?”他似乎在自言自语。


开你大爷,垂死的白蛇吐了吐信子,它觉得自己受了极大侮辱,没开灵智会懂得修炼吗?像本蛇这样已经结成妖丹的大妖当然是开了灵智的!难道你以为本蛇和那些浑浑噩噩的飞禽走兽是一类玩意嘛?!


“罢了。”闯入者收起地上的蛋壳,一手捏起蛇头一手卸掉了它的下巴,不管是不是会划破白蛇的嗓子一股脑把蛋壳塞了进去,“吃吧,神兽的蛋壳可不是哪个小妖精都福气吃的。”


你才小妖精,你全家都小妖精,白蛇一边腹诽一边赶紧把蛋壳咽了下去,感觉蛋壳撕开了它的肠子又是疼痛的一阵抽搐。


“我拿了你八百年道行补它的魂,让你吃了这个蛋壳也算扯平了。”


明月当空朗朗乾坤,白蛇两眼发黑似是被一个焦雷劈中——八百年道行?!你、你是在逗我?!


闯入者不再理会这条呆蛇,随手扔在地上扬长而去,当他走出山洞的时候觉得自己好像忘了什么事,不过好像也没有想起来的必要,他寻思着要是这条蛇经不住打击一头撞死是不是还来得及回收送出去的蛋壳。


……


“明楼!你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你现在怎么跟山沟里随便一条野蛇一样!趴在这里还以为是谁扔的白袜子!你九百八十年的道行呢?!”翌日,山洞里一个俏丽的紫衣少女正怒气冲冲的责骂面前软趴趴的一条白蛇。


那个人类!别让本蛇抓到你!这条叫做明楼的白蛇一边垂头丧气听大姐的教训不敢吭声一边在心里抽了那个可恶人类一万遍,他确实只拿走了自己八百年道行,可那神兽的蛋壳是随便吃的吗?它这样一个还没化成人形的小妖去吃神兽的蛋壳,和刚出生的婴儿吃了整根的人参整块的燕窝有甚区别?!正心里咬牙恨着,明楼悲催的发现它一条蛇居然也涌出了两行鼻血。


拜这两行鼻血所赐大姐终于消了气,确定只是营养过剩的反应之后不禁追问:“你吃了什么神兽的蛋壳?”


“不知道。”


“不知道你还敢吃!”


眼见大姐又要发火,明楼也只能认命:“我当时根本没有还手的能力啊。”而且那个可恶的人类并没有把他卸下来的下巴装回去,害的自己说话现在还跑风!


“丢不丢人你。”


我就知道……可是大姐,我们是蛇。要丢也是丢蛇。


“我怎么会有你这么笨的弟弟,你要不吃那个蛋壳还能留一百八十年的道行,现在可好,没那一百八十年的道行续命早撑死你了!你就老老实实给我在山里呆着,什么时候化成人形再下山!”


不能下山去玩,是蛇山范围的大妖神兽面前的小妖蛇妖明楼发现自己几乎变成一条普通蛇之后最大噩耗。



评论

热度(457)

  1. MAO小败迷鹿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