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O小败

【荣许/荣霖】小桃花

凌泫_找我先喊王太太:

我为什么这么喜欢用桃花形容一霖呢……


大概是凯凯把许一霖诠释的既有清秀的容颜,又有刚硬的骨气……


略长,建议先马后看……


——————————————————————


小桃花


 


小桃花是一只桃花妖,大概是阴差阳错的吸了太多龙气,这支没什么天赋的小桃花成了桃花妖,小桃花修炼了很多年,终于守着一条小河,一座小村扎了根,他好奇人间百态,羡慕芸芸众生,渴望化成人形,终于,它等来了这个机会。


村子里有一户姓许的人家,许家有个小少爷,命不是一般的苦,从小就有毛病,娶了媳妇还不爱他,就剩下一个爹,也不是很爱他的样子,最后伤心失落的跳了河,


河水没有那么湍急,但是冰冰凉的,小桃花柔软的枝干慢慢伸入水底,将那具躯体层层包裹,打捞上岸,


他真是好漂亮啊,小桃花看着他长大,曾经也很羡慕过他,如今他却死了。


小桃花想了想,做出了个大胆的举动,他,带着许家小少爷的尸体跑了。


对,跑了。


小桃花想,他这辈子活的太不值了,自己要让他活的更值一些,于是找了个没人的地方,附了许家少爷的身,从那天开始,许一霖,重生了。


 


荣家是大户人家,这是全城都知道的事,虽然荣家兄弟姐妹委实也是命苦的孩子,但比起那些没爹没妈还穷困潦倒的人来说,他们已经算生活在天堂了。


荣家大少爷荣石,可称是全城媒婆垂涎的目标,佳期年华,金银满屋,眉清目秀,谁能做成他的婚事,下半辈子都不愁吃喝了,可是……


今天是荣家大小姐和小少爷为自己哥哥推走的第……不知道多少个媒人,


大小姐说“我大哥是有大事要做的,不谈儿女私情!”


小少爷说“我大哥辛辛苦苦创下家业,不是给那些别有用心的人留的!”


其实……


“大哥这么好,绝对不能被别人抢走。”


荣意点点头,


“对,就算要娶,也得是个美若天仙,温婉动人,大哥自己寻寻觅觅最后找到的……绝世佳人!”


两个人相视一笑,击掌相庆。


荣石站在楼梯拐角看着弟妹胡闹,却没有阻止,索杰在身后看着,


“大少爷……”


“没事,我也不想娶妻,无所谓,让他们闹吧。”


荣石心里是有一个人的,


那时还小,跟随母亲去探望娘家的一个亲戚,在一棵桃树下,遇见了那个人,他病体孱弱,却笑得格外好看,他跟自己说。


“荣石哥,你真好,我长大要嫁给你!”


荣石笑,


“可是你是男孩子,怎么嫁给我啊?”


“没事的,反正大夫说我没法娶媳妇。”


后来,母亲去世了,他也不记得,那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地方,一定是世外桃源吧,才有那样神仙一样的人。


城外的山上桃花又盛开了,荣石照例要去看的,他很想坐在树下,再回忆回忆当年那个粉团儿一样,有着亮晶晶眼睛的许一霖。


今年的桃花似乎开的格外的盛,山下都飘散着桃花的香味,荣石没有开车,骑马上山,一层层的桃花看花了他的眼,隐隐约约看到一缕水袖拂过,耳边鸟雀争鸣,却挡不住一线如水唱腔灌入耳中,


“不到园林,怎知春色,如许……原来姹紫嫣红开遍……”


他以为是自己乱花见于迷了眼,拨开层层纷乱的枝桠,眼前明明有个美人,


他正唱到“那牡丹虽好,他春归怎占的先。”


小折腰,慢回身,眼波滴溜溜的一转,凝在了那一片春色里的俊俏郎君,


他停了动作,没有嗔怪,没有害羞,没有转身就跑,反而站在那里,怯生生的笑,正大光明的看着这位不请自来的观众,


 


这是小桃花让许一霖重生的方式,放下了所有牵绊,孑然一身空荡荡无牵挂的在这世间游转,他今日方好来到这一方土地,满目的桃花,让小桃花很有归属感,随口唱了两句在村子外听来的曲子,惊艳了一时春光,


荣石看着他,


“你……你……你是……是谁?”


小桃花还没学会怎么像人一样说话,他只会高兴的时候摆摆手,不高兴的时候让叶子蔫哒哒的,他想……大约人类说话就是这样。


“我……我……我叫……叫许一霖……”


他越说声音越小,让人忍不住凑近去听,


遇到喜欢的人的时候,荣石会不自觉的结巴,这是毛病,却不是他一个人的毛病,难道,许一霖也……喜欢自己?


“你……你真的是……一霖?”


许一霖歪头,然后点点头,


有人会在走着走着路的时候忽然一低头,捡到钱,荣石想,自己应该是在很饿很饿的时候,走着走着,忽然就捡到了馒头,这么开心。


“你……你……怎……怎么会到……到这儿……这儿来?”


“我……我……就……就走着……到这儿……这儿来……”


荣石心里忽然一紧,许家虽不如荣家,但在他的记忆力,也是大户人家了,一霖走了这么远的路到这里,竟然只是走着,连架马车都没有,难道是家里出事了?


“那……你……你……你住哪儿?”


“山上。”


竟然已经到了风餐露宿的地步,荣石的眉头紧紧的皱着,看着面前人云淡风轻的表情,渐渐的和小时候那个笑着说自己身体不好的人影相重合。


许一霖是真的觉得没什么,自己用了法术,随风一飘就到了这里,一棵树不在山上待着还要去哪儿呢……


但是荣石却当机立断的把许一霖带上马,一起回家。


他的身上一有一股桃花香,很好闻,却很淡,荣石看着他白皙的后颈上细碎的头发茬,


“以后你就住在我家好不好?”


“欸?你说话不结巴了?”


这话问的让荣石脸红,


“我……我本来就不结巴……”


“啊……原来不用结巴啊……”


他小声嘀咕,荣石听不清,却发现他说话也是流畅的,


“你也不结巴了。”


“我也本来就不啊。”


荣石心里更雀跃了些,他与自己一样,定然是还记得小时候的事情,心里也是倾慕着自己的。


荣家姐弟对于家里来了个美人哥哥这件事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反而莫名的对许一霖很有好感,荣石指挥一脸不情愿的索杰去给一霖收拾房间,一霖自己在楼下应付荣意和荣树,


“我家哥哥很好的,你放心。”


一霖微微笑,


“大哥是不是喜欢你,我看你很好的。”


一霖露出一双虎牙,


“我也喜欢他啊。”


一霖的喜欢,是……愿意开花给他看的那种喜欢。


 


荣石喜欢带着许一霖四处去逛,像是在显摆一件很值得他骄傲的事,


“荣石荣石……”


他坐在汽车里有些兴奋的东张西望,


“我们为什么不走着去呢?”


“你……你不……不喜欢坐车……车……么?”


他歪头,


“上天给了我们腿,我们却不走路,岂不是浪费。”


这理论很新鲜,荣石点点头,


“说……说的……对!”


“你为什么会结巴呢?”


荣石的脸上蒙上一层红晕,


“我……这……这……这是……病。”


许一霖觉得他对自己这么好,自己应该帮帮他,


他忽然仰头迎上去,带着桃花香的嘴唇,轻轻的贴在荣石的嘴上……


“唔……”


似乎有甜香的气息,从他的口中渡过来,之后觉得从天灵盖到百汇穴通体顺畅。


“你……你怎么……”


许一霖皱眉,


“还结巴?难道不管用?”


说着又要凑过去,荣石一把拦住,


“不用了……这真的能管用啊。”


亮晶晶的小鹿眼眯起来,


“当然。”


他笑起来,荣石仿佛看到千百朵桃花开在眼前。不自觉的握住了一霖的手,许一霖一愣,忽然好想开花……好想传粉……


“你……你要跟我传粉吗?”


荣石被他问的一愣,许一霖马上反应过来自己好像说错了……


不对啊……动物不叫传粉……他们叫……


“你想跟我交配吗?”


“喂!这种事情怎么能……”


明明是那样难以启齿的话,粗俗的,原始的,但他的脸上却仍然是一副认真纯洁的表情,这话从他的口中说出却像是最纯真的天籁,


“老五,掉头,回家。”


 


“少爷别怪我多嘴,如今形势危急,咱们自己的安全也很难保障,许少爷的出现实在太过凑巧,不得不防。”


索杰低声在荣石耳边嘀咕,


这点荣石明白,一霖每日都衣服云淡风轻的样子,但有些决定又实在是有些不合常理,许家与荣家离得太远,那边是什么情况自己懵然不知,却是很容易让别人钻了空子。


“那你要不就……”


索杰干脆利落的拿出一个档案袋,


“少爷恕我僭越,我已经去查了,具体的情况都在这里。”


索杰觉得这是荣石的私事,由自己说出来只怕他心里会不舒服,面子也不好看,还是让他自己看的好。


荣石接过档案袋,慢慢解开绳扣,手指停在袋口,沉吟了良久,终于还是把袋子放下了,


“少爷……”


“刚才那一瞬,我心里忽然很难受,索叔,我不是个傻子,我明白自己在做什么,有些事我也看得透,可是……我情缘当个傻子。算了,他是什么都好,只要他在我身边就好,大事你注意瞒着一点,其他的我都不在乎。”


档案袋被随手扔在了桌子上,索杰一脸的无可救药,外面汽车的声音由远及近,荣意和荣树陪着许一霖进来,


“哥,我们回来了!”


荣石轻轻点头,


姐弟俩都感受到了一股山雨欲来的感觉,只有许一霖还丝毫不觉,两姐弟激灵的脚底抹油,剩下一霖一个人一脸单纯的看着荣石,


“你好像不大高兴。”


“没有。”


一霖没有深究,大概上辈子的许一霖就是在乎的太多,所以才落得那样的下场,这一生,小桃花特意扬长避短,只学会了一霖单纯善良的那一面,凡事都不过于强求。


可他的眼神却飘到了桌上的档案袋,那袋子上面清晰的印着——许一霖。


他轻轻拿起来,有几张纸飘落出来,有一张照片,桃花树下站着自己,或者说是……许一霖。


他的声音第一次有一些颤抖,对面的荣石也很紧张,这件事似乎没有解释的余地,他把这份档案拿在手里,就是对他的怀疑,看与不看没有区别,


“一霖……”


回应他的却是一双通红的眼睛,


“荣石……对不起……”


……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骗你的,你实在太好了,我有点舍不得你,我也不知道许一霖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人会认识他,惦记他,真好,还有人这样惦记他,喜欢他,我很高兴……”


他说着高兴,却半点高兴不起来,荣石自始至终就愣愣的坐在那里,许一霖有些失望,他以为荣石至少会说些什么,挽留他一下,他深深的向荣石鞠个躬,


“对不起,我走了。”


他说完转身向外走去,关门的轻轻的咔哒声如同为荣石解了穴,他猛地站起身,向外冲去,


“一霖……”


许一霖还站在门外,


“那个……能把枕头给我吗?我有点舍不得……”


荣石忽的伸手抱住他,


“你别走。”


许一霖任由他抱着,戳在原地,


“我……我没走……”


荣石忽的把他打横抱起。


 


许一霖泪眼朦胧,脸颊上还带着尚未褪去的潮红,脑袋深深的埋在荣石怀里,


“可是我真的不是你心里想的那个许一霖。”


“你就是许一霖,和我喜欢的样子一模一样。”


许一霖柔软的额发扫在荣石胸口,


“骗人,你刚刚明明就很吃惊。”


荣石揉揉他的头发,


“你以为我真的一点不知道你不是真的许一霖?”


"哈?"


他呆愣的样子让荣石十分满意,


“世上哪有人能像你这样美好又洒脱。”


啊呀,被夸了……


脸色顿时更红了几分,荣石没有选择戳破他拙劣的演技,他的质朴与纯真早已突破了不谙世事的界限,高兴的时候脸颊会像花一样绽出粉红色,不开心的时候就像被烈日烤伤的叶子,蔫哒哒的垂着头,他有太多地方符合记忆中的许一霖,又有太多地方不像一个人来,大概只是因为太过喜欢他才不愿戳破,


可是现在即便是戳了又能怎样呢,他所喜欢的就是这样的许一霖啊。


“对了,你既然不是那个许一霖,那你不该有天阉啊。”


许一霖眨眨眼,


"天阉是什么?"


“就是……”


荣石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他形容,忽然想到他当时脱口而出的那句“传粉”,或许他根本就没有这个概念。


他慢慢伸手向下,握住薄被下的凸起,


“嗯……荣石……你在干什么?”


荣石欣喜的感受到掌中的变化,微微笑,


“我在帮你传粉啊。“


 


清晨还未睁眼,荣石顺手摸了一把身边,却没有摸到意想中温热软糯的躯体,他猛地睁开眼,慌张的起身去寻,昨晚带着桃花味的欢好太像是一场梦,少年欢喜的恋人与他互诉衷肠,剖白心事,交颈而欢,万一……那只是一场梦……


“一霖!一霖!”


“哥,怎么了?”


荣石一把抓住荣意,


“看见一霖了么?”


荣意一愣,


“在……在花园啊……哎哎哎……哥……”


荣石一溜烟儿跑到花园,许一霖正蹲在一株桃树下,


“一霖……”


许一霖回头,像初见时一样露出两排白的晃眼的牙,


“你醒了?”


荣石两步跑过去,


“吓死我了,你在这儿干嘛呢?”


许一霖迎了一步,牵住他的手,带他走到桃树前,


“你看,以后我就在这里扎根了!”


那是他的元身,本来为保安全他把元身藏在了山上的桃林里,如今他却选择把元身搬到这里。


“你当然要在这里扎根了,不然你还想去哪儿啊?”


荣石拢着他,轻轻的用拇指摩挲他的手背,


“这里就是你的家。”


许一霖开心的在他怀里扭动,细碎的头发扫过荣石的鼻尖,惹得荣石笑出声来,


“你扭什么啊。”


“开心的想开花。”


哎呀呀,终于可以正大光明的说这句话了!


 


这大概会是和平盛世中的一个微不足道的爱情故事,最多会在街头巷尾留下一句,荣家大少是个断袖,可是,可惜,这是一座乱世之城。


许一霖没有什么太大的本事,只会一些微不足道的变化之术,他也没有什么忧国忧民的大情怀,只是荣石眉心的皱纹越来越深,他多少也能明白一些,


“朝代更替,战争频繁,都是寻常,年复一年总会平静下来的。”


荣石握着他的手,用另一之手去揉眉峰,


“不一样,和你看的那些都不一样,曾经都是中华一家之乱,而如今,咱们要面临灭族了。”


或许有些事不是自己活的久了就能用经验之谈来解释的。他的声音轻轻地,


“我曾见过灭国遗民奋力复国,也见过亡国之君匍匐在地,我明白,一息尚存,战斗不止,有人用自己的性命去祭奠一个时代,去燃烧一场战争,最后名垂青史,我敬佩他们,却不希望你也能成为他们。”


荣石抬起眼来看他,


“我会把你安排妥当的。”


许一霖摇头,


“不,你永远不能在离开后将我安排妥当。我的寿命太长,已经寂寞了几千年,才遇见了你,我不能想象在失去了之后,该如何去忍受漫长的寂寞。”


“可我的生命有限,必然会离开你。”


“所以我希望你陪我的时间越长越好。”


这话十分自私了,荣石却没有理由责怪他,他张开手抱住带着花香的躯体,


“可是我相信,哪怕我死了,也会一直活在你心里。”


“可我不要你活在我心里,我要你活生生的站在我面前,和我一起站在天空下!”


荣石无法回答,只能这样抱着他,


我也许不应该喜欢你,招惹你,你的寿命太长,我的出现太不负责任了。可是既然遇见了,哪怕不负责任,哪怕注定要让你伤心,又怎么能坐视你从我身边走开。


 


从那天晚上起,许一霖就一直跟着荣石,不管他去干什么,许一霖都以一种执着无畏的姿态跟在他身边,


“荣大少,这位是……”


荣石看看身边坐在沙发里满脸纯净的许一霖,


“我的爱人。”


“啊……额……荣大少……真是……性情中人啊。”


荣石笑的坦然,许一霖亦淡然处之。


“……这件事我们还是希望荣大少能够三思……”


“不用了。”


对方还没说完,荣石也没有表态,斜拉里深处一直细瘦修长的手,


“你根本没说实话,荣石不会再考虑的,什么时候你想说实话了,咱们再聊。”


荣石诧异的看着许一霖,对方只对他歪歪头,


“这件事分明两头不讨好,你想白白让荣石去背锅,总要多给点辛苦钱吧,就这点收益?呵,你这算盘打得还真是轻松啊。”


对方看向荣石,本以为他会制止,谁知他只是含笑看着,看着这个他们眼里的娈童在这里当中戳穿这个隐藏在笑脸背后的真相。


回程路上,许一霖有些怯怯的问荣石,


“我……我是不是多事了?”


荣石单手扶着方向盘,侧头看他,


“没有,原来你只是看过我桌上的一些资料,提的意见就已经很可行了,今天你恰好说出了我不好开口,而索杰又没身份开口的话,一霖,谢谢你。”


许一霖开心的扭了扭,荣石侧目,


“又想开花了?”


“……想传粉……”


 


荣石越发频繁的带着许一霖出去,每一次许一霖都能十分顺利的将事情办好,这让荣石十分惊艳,心里最开始的一点疑虑都消失殆尽,


“虽说是和日本人做生意,可是你们既然想做什么共荣,也要让我们看见利益吧。总把我们置于炭火其上,恕我直言,贵国早晚是要没生意可做的。”


许一霖轻轻放下手中的咖啡杯,和荣石对视一眼,却第一次在对方眼中看见不赞同,


日本人不同于那些贪财好利的汉奸,他们的野心和执拗十分难缠,


然而对方却没有说什么,只是浅浅的笑了笑,临走的时候握着手套的手轻轻的向许一霖指了指。


许一霖耸耸肩,


“这是什么意思?”


荣石一脸沉重的拉着他迅速离开,


“我们回家。”


他推门的动作粗暴而带着不容置疑的力度,


“索杰,赶紧安排人把荣意荣树送走。”


“哥……”


“哥……怎么了?”


两个孩子不明白为什么好好儿的大哥要突然送他们走,


许一霖也不是很明白,但索杰依旧应声而动,


“大哥,到底怎么了?”


“日本人盯上一霖了。”


“那我们把一霖哥送走啊,就像之前那样。”


荣石摇摇头,他和许一霖彼此都明白,想要许一霖消失非常简单,他的身份是日本人绝对不可能想到的,但如果找不到许一霖,那遭殃的就会是荣家,荣石一定要保证弟妹的安全。


“你们先走,一霖的安全我会负责,先出去避一阵子。”


荣家姐弟是知道自家兄长在做什么的,所以对于他们来说,这是很平常的事,哥哥说了,照做就是。


一霖默默的站在他身边,目送着荣意和荣树离开,


“荣石,是不是我说的话……惹祸了……”


荣石轻轻握住她的手,


“是我警惕性太低了,早就有人盯上你了,我忘了当初荣家在这里打开局面有多难,我继承家业有多难,而你竟然这么容易就掌握了话语权,本以为是因为有我在身后,却没多想,其实是有人早就盯上了你。”


晚饭没有摆在屋里,而是摆在了桃树下,葡萄酒的甘醇让许一霖放低了警惕,喝的微醺,倚在荣石怀里,


荣石看着枝叶繁茂的桃树,


“要不还是移回山上吧。”


许一霖醉了,动作有些腻歪,头蹭在荣石颈侧,


“我不要,我好容易才找到一个踏实的落脚的地方,才不要走。我从小就没什么大志向,也没做过什么大事,这辈子能修成妖都是狗屎运,还有这个许一霖啊,也是从小窝囊,这一次我和他都要轰轰烈烈一回,你别拦着我做英雄。”


他说得满是孩子气,那一刻荣石似乎才猛然意识到为什么自己会注定喜欢上小桃花,


他就是许一霖,也许从第一次在山上见到他,荣石心里就确定了这个念头,那就是许一霖,是单纯的、善良的,有些窝囊,却不失男儿气概的许一霖。


“那我们就一起做英雄。”


他眼中的波光比葡萄酒还醉人,荣石不自觉的吻下去,


“少爷!大少爷!”


猛的抽离,荣石有些气恼的看着跑过来的索杰,身后的许一霖却从容的多,微笑着看着索杰气喘吁吁,


“怎么了?你不是去送荣意他们了吗?”


“是,只是差点在城外遇上了一伙日军,就回来了,他们已经各自回屋了,幸好有惊无险,可是少爷您看谁来了!”


索杰闪身,显出身后的红衣女子,许一霖歪头看着来人,那是个漂亮的女人,英姿飒爽,有着一切他没有的有点,那是个勇敢而充满魅力的女人,他看了一眼荣石,却发现荣石看着她愣住了,他有些不开心的偷偷握住荣石的手,


“一航?”


来人有些羞涩的笑,


“荣石……我在半路看见荣意他们差点遇上日军,就顺手引开了日军。”


“多谢你。”


徐一航没有扭捏,直接把视线落在许一霖身上,


“这位就是许少爷吧。”


“你怎么知道。”


徐一航摇摇头,


“我就是为他来的,组织需要你的帮忙,我想你也需要组织的帮忙。”


“怎么回事?”


徐一航看了许一霖许久,抿了抿嘴,荣石会意,


“一霖,你回屋等我。”


许一霖瘪了瘪嘴,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荣石带着徐一航进书房,


“怎么回事?”


“日本人在做活体实验你知道吧,他们盯上一霖了,我们的情报显示,他们早就在调查许一霖了,其实你应该知道,你身边的人一直都颇受瞩目,我听闻许家少爷已经死了,而你身边又出现了一个,日本人的兴趣就更大了。”


这是荣石最担心的事,


“你们怎么计划的?”


徐一航笑笑,


“我们的队伍就在城外,想要里应外合,就是找不到一个合适的人我思来想去,还是你最合适,咱们直说许一霖是被救回来的许家少爷,我想,也不要惊动组织。”


荣石仰身靠在椅背上,看着徐一航,


“你就不好奇一霖到底是什么底细?”


徐一航摇摇头,


“你会放过任何一个知道许一霖底细的人吗?”


荣石大笑,


“你还真是聪明。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动手?”


“队伍已经埋伏好了,你的人什么时候能集结?”


“明天要想日本人交接货物,就是好时机。”


其实何以不用这么急,但荣石实在是等不得了,许一霖的处境太危险。


徐一航临走问他,


“对了,组织有意吸纳你,等这次起事结束后你就正式加入我们吧。”


荣石望了望卧室的方向,


“我再想想吧。”


徐一航的眼神随着望过去,没有再多说。


荣石回到卧室的时候并没有灯光留给他,他摸索着上床,纤薄的身躯侧卧在床上,他笑,


“我以为你一气就回树上睡去了呢。”


许一霖没理他,


“真不理我?那我想想……出去玩是不是就不带你了……”


毛茸茸的脑袋从被子里探出来,


“出去玩?什么时候?”


荣石顺手揉了他一把,


“再等两天,马上就可以了。”


“你不救国救民了?”


“救国救民有很多种办法,不一定非要以身犯险,而且,你也是民啊,我守护你也是救国救民。”


许一霖用被角遮住自己半张脸,


“虽然听上去有点窝囊,但是……我好开心……”


荣石展臂抱住他,


原本想做守卫者国家的长城,但有你之后才发现,其实就做一堵院墙,精心的呵护好你这一株醉人的桃花,也是一件美事。


“荣石……是不是要有大事了?”


荣石抱紧他,


“明天你一定要待在元身里,千万不要出来。我要带你走。”


 


“大佐,荣石派人来请您去城门验货。”


大佐不动声色的带人出门,荣石噙着倨傲的笑容,


“大佐。”


“荣大少。”


“这是您的货,您验验吧。”


荣石一个眼神让索杰打开箱子,大佐却忽的伸手按住箱盖,


“不着急,荣大少,怎么不见许少爷。”


“他偶然风寒,不宜出门,我已经送他去乡下养病了。”


“怎么,许少爷也会生病吗?”


他摘下手套,指尖把玩着一朵小小的,桃花。


“大佐这是什么意思。”


对方故意避开他含怒的眼神,


“我想这些货我都不需要了,荣大少若是肯让出许少爷,一定能成为我的贵宾。”


荣石挥手拔出枪,


“大佐可能不知道,我们中国有句老话,君子不夺人所好。”


“是吗?我不知道,我这一路想要的东西都是夺来的!”


他将桃花在指尖碾碎,先荣石一步扣响了扳机。


荣石俯身躲开,枪口对准大佐,三枪未中,反被他抓住机会一枪扫过来,荣石侧身落在地上,怀中轻飘飘落下一支桃花,大佐看着这支桃花双眼一亮,上前一步就要来抢,


桃花忽的飘起来,停滞在半空,荣石飞身起来去抓,却将前胸的空门露给了对手。


大佐勾起一丝笑,


当胸一枪,


桃花中露出清俊的脸,伸手将将抱住倒地的荣石,


他有些恨自己为什么当初不好好修炼,为什么会贪图安逸,如果自己可以像别的妖怪那样厉害,那是不是今天就可以很厉害的帮荣石抵抗住对面这个男人,他会很威风……很威风……


他心中忽然一热,有些什么记忆涌入脑海中,恍恍惚惚像是回到许一霖跳河的那一天,那种绝望、无助……


“啊——”


从他身周,忽然爆发出无数花瓣,朵朵像是冰针一般,不分敌我的飞向身边所有的人。


那一天,这座城下了一场桃花雨,却成了所有人的催命符。


 


“怎么样了?”


徐一航避开荣意的眼神,摇了摇头,


“那天的伤亡实在太大了。民怨民情实在控制不住。”


“那也不能怪一霖哥啊。它自己也控制不住他自己嘛。”


是啊,可是谁会管呢,现在,许一霖是怪物,是妖精,是祸害全城的妖物,徐一航想过让他先离开,可是荣石还没有脱离危险,让许一霖离开难比登天。


房门再一次打开。


“医生,怎么样?”


医生摇摇头,


“小姐,实在不是我不尽力,真的没办法了。”


那一枪贯穿心脏,着实药石无灵。


荣意送医生从后门出去,隔着整座宅子都听见外面百姓的呼喊声,


“叫出许一霖!”


“杀了那个妖怪!”


“报仇啊!”


荣意皱着眉摇摇头,似乎想把那些声音从耳朵里甩出去。


而被讨伐的那个人,此时正汪着两只泪眼,看着床上的荣石,


“许少爷,放手吧。”


他摇头,


索杰无法,求助的看向徐一航,徐一航透过窗子看着楼下群情激奋的百姓,


“你别看我,我也没办法。”


许一霖看了荣石很久,忽然轻轻的吻了吻他的嘴角,站起身,


“索杰,你帮忙烧水,我要给荣石洗澡。”


所有人都以为他想开了,给他准备水,等他给荣石仔仔细细的洗干净,换了衣服放回床上,守在床边吃了饭,


“你们都去休息吧,我再陪陪他,明天,我们再想办法,一定要给百姓一个交代。”


大家松了一口气,各自回去休息。


 


许一霖抬头看着外面升的高高的月亮,低头看看自己的手,弯腰费力的抱起荣石,轻飘飘的走下楼,来到院子里,把荣石放在桃树下,


“荣石,我……我……我叫……叫许一霖……就……就……走着……走到了这……这里……我想跟你……跟你……回家……你……你想……想跟我……传粉吗?”


荣石的面容依旧俊朗无俦,许一霖看的入迷,


“你长得真好看,我特别喜欢你,我想,遇见你之后,如果再让我失去你,像以前一样寂寞,我一定会疯的,我不想那么寂寞,你能明白我的吧。”


他轻轻捋顺荣石的头发,脸颊贴在他油光水滑的皮毛领子上,


“荣石,我想跟你传粉……我想跟你传粉……我想……跟你……传粉……你不要……不要忘记我……你要很想、很想、很想我……”


满树桃花在一刹那之间尽数盛放,花瓣簌簌落下,盖在相偎的两个人身上,花香满园,树干中结出一颗晶莹的内丹,缓缓化入荣石体内。


纯白的水袖落在漫天的花瓣中,飘飘荡荡,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都赋予这断井颓垣……


你是谁?


我是许一霖啊。


你是谁?


我是……许一霖……


桃花,谢了。


 


 【完结】


——————————————————


我一直很纠结小桃花俯身的许一霖还是不是许一霖,可是想想,那是的,那是单纯的,没受过伤害的许一霖的模样,是许一霖性格中阳光的那一面,或者说,许一霖应该被上天眷顾,成长成这样吧。


借用了景琰的台词,不过我满脑子都是如果凯凯用一霖的形象去展示这句台词,是怎样的风情……艾玛……被自己的幻想击中了。





评论

热度(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