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O小败

【蔺靖】七公主逃婚记(一)

Icenow:

感觉码的太严肃了,我决定等阁主出场要换画风,不然都对不起这个标题!


一边看微博之夜一边码的,希望没有错别字○| ̄|_


最后,不,不是日更,具体看上班忙碌程度和脑洞大小o(╯□╰)o


——————


章一 娶回家当祖宗供着的坤泽


“……特赐婚于琅琊阁主,择良辰完婚。钦此!”


萧景琰直挺挺的跪着,面无表情的听高公公宣了旨。只是等旨意念完,萧景琰却没有半分接旨谢恩的意思,仍旧梗着脖子,直挺挺的跪着。


“殿下,老奴知道您心里不痛快,可皇上这次是铁了心要成了桩婚事,您就别跟陛下对着干了。接了旨罢。”


高湛一看就知道这一贯不知道顺了皇上心意的靖王殿下又犯了倔脾气,可……


唉,高湛叹了口气,谁能想到一个在战场上浴血奋战的一军之将竟然会沦落到为了利益被迫和一个素不相识的江湖人成婚。


生而为坤泽,无论多么耀眼最终都只能沦为乾元的附属品。


皇子又如何?只怕比寻常百姓更加可悲可怜。


“景琰。”


静妃略带焦急的一声轻唤让萧景琰隐藏在宽大袖袍里的手蓦地攥紧,身体都在隐隐的颤抖。良久,才终于抬起双臂从身侧划了个圈到身前合拢,垂首重重的叩了下去。


“儿臣谢父皇恩典。”


萧景琰觉得自己叩首的瞬间甚至能听到身后众人松了一口气的声音,不禁苦笑。


“殿下,您……”


高湛交了圣旨到萧景琰手上,想开口安慰两句,毕竟是从小看着长大的皇子。


“高公公不必说了,景琰知道轻重,刚才还要多谢高公公。”


萧景琰又行了个揖礼,高湛赶忙回了。静妃让人拿了赏钱给高湛,高湛却摆了手。


“娘娘,这奴才可是万万要不得的,您还是多宽慰宽慰殿下,千万莫让他冲动之下闹到陛下那儿去。”


“那就多谢公公了。”


高湛又不放心的看了一眼萧景琰,这才拱手告辞。


“那奴才这就回去复命了。”


“高公公慢走。”


送了高湛出去,静妃回到屋里却瞧见萧景琰正负手站在堂中,见她回来了上前两步。


“母妃,儿臣就先回府了。”


静妃深深的的看了他良久,眼中从惊异到骇然最后都化成一丝无奈。


“走罢,毕竟是大事,是要好好准备准备。”


萧景琰嘱咐母亲保重身体,又似是万般不舍的细细交代了侍女照顾好静妃,这才迈步出了芷萝宫。


见萧景琰走远了,静妃才转身唤了侍女取了平日里做点心的材料来,还特意嘱咐了要多拿些榛子。


“娘娘,今儿怎么有兴致做点心了?不是前两日才给靖王殿下送了一食盒过去么?”


静妃一边取了榛子捣碎,一边笑道。


“景琰不是要成婚了么,我这个做娘的也没什么拿得出手的,难得这孩子爱吃我做的点心,总比送些金银珠宝更有人情味儿不是?”


***


与此同时,太子宫却因为收到这个消息躁动不安起来。


“琅琊阁!琅琊阁!你说这阅尽天下美人的琅琊阁主怎么就看上萧景琰那个只会打仗的倔牛呢?”


萧景宣烦躁的在大殿里来回踱步,然后蓦地停在谢玉面前气的几乎吹胡子瞪眼。


“殿下。”


谢玉拱手喊了一声。


“你说萧景琰那个两个乾元都不一定搞的定的坤泽,这琅琊阁主娶回去是想当祖宗供着吗?”


“殿下!”


谢玉的声音大了半分,终于让萧景宣安静下来看着他。


“当务之急是要阻止这场婚事,否则以靖王手上的兵权加上琅琊阁知晓天下事的本事,就算将来陛下把皇位传给了您,您恐怕也坐不安稳。”


谢玉的分析越发让萧景宣慌了神,一手握拳打在手心,又忍不住在大殿里来回走着。


“怎么阻止?父皇金口玉言下的旨,难道要我到父皇面前求他收回成命?”


谢玉摇头。


“皇上就是看中了琅琊阁能为大梁带来的利益才同意了琅琊阁主的求亲,是万不可能收回成命的。”


谢玉压低了声音示意萧景宣走近些。


“以萧景琰那个脾气难道就真会乖乖接了旨意安安静静的认了这桩婚事?我的探子传来的消息是,萧景琰在芷萝宫接了旨竟没有一怒之下冲到皇上面前,而是直接回了府,殿下以为这意味着什么?”


萧景宣怔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


“他这是想逃婚?我要去告诉父皇!”


说着就要往殿外走,却被谢玉拦住。


“咱们不但不能告诉陛下,还要帮他逃出金陵。”


萧景宣沉吟了一瞬,双眼微眯,一拳打在自己手心。


“对,咱们得帮帮七弟,他这一逃就再也威胁不到我了,还是舅舅想的长远!”


萧景宣还在兴奋,谢玉却冷笑一声。


“逃?最多能逃得出金陵罢了。一旦出了金陵……”


两人对视了一眼,谢玉眼里满是阴狠,萧景宣眼里却有几分犹豫。


“把他赶出去就算了,没必要赶尽杀绝吧?况且要是被父皇知道了……”


谢玉心里有些鄙夷萧景宣此刻的妇人之仁,面上却不露半分。


“殿下要知道,只有死人才会是最安全的。况且这个消息肯定很快就会传遍天下,大渝、南楚、北燕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向来不问朝中事的琅琊阁就如此落入咱们大梁手中?殿下大可放心,皇上是绝对查不到殿下身上的。”


萧景宣沉吟半晌,才终于狠下了心,重重的点头。


“一切都仰仗舅舅安排了。”


***


萧景琰在接下圣旨的同时就已经决定要逃了,他怕连累母妃所以急匆匆的就出宫回府,回府就把自己关在了屋子里。府里的人知道他心里不痛快,也没人来打扰。


他不明白那个素未谋面的琅琊阁主到底为什么指名道姓的来向他求亲,父皇又为什么会允许让一个江湖人和皇家结亲。他想不明白,也没时间想,因为他满脑子都是天色怎么还不暗下来。


“殿下,殿下?”


门外传来侍女的声音。


“什么事?”


“殿下,静妃娘娘特意让人送了点心来,还嘱咐奴婢一定要亲手交到您手上。”


萧景琰起身开门,从侍女手里接过那个精致的还带着温度的食盒。


“殿下,静妃娘娘还说,这点心要趁热吃才好。”


萧景琰点头应了。


“你下去吧!”


拎着食盒走回矮桌前,萧景琰觉得这食盒有些不对劲,比平日里的重了许多。


打开,最上层铺了满满一层榛子酥还散发着热气,萧景琰觉得眼眶有些发热,拈了一块起来,却发现头一层的点心底下竟然满满的塞了一个用布包得妥帖的盒子。


三两下把点心拿出来铺在桌面上,取出盒子打开,里面整齐的放着一叠银票和几瓶药丸。


萧景琰抖着手取了一个玉瓷瓶握在掌心,力气大的几乎要把那小小的瓶子捏碎。


“原来母亲早就看出来了,还费尽心思的为我准备这些。母亲,儿臣不孝……”


垂首,一颗泪珠落在手里的瓷瓶上。


良久,萧景琰才抹了眼泪,小心的把东西收好,那几块榛子酥也仔细的用油纸包起来放进包袱。


他必须要走!


他在宫中长大,见过太多被亵玩然后当成垃圾一样丢掉的坤泽,他绝不允许自己变成其中的一个!


天渐渐暗了下来,金陵城陷入了一片黑暗寂静。


靖王府的屋顶上飞快的闪过一个黑影,腾挪间没入夜空不见了踪影。


而就在这之后不久,金陵城的另一边宁国侯府的后院同样出现了一个身影,向城外飞速掠去。

评论

热度(1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