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O小败

【爱情是狗娘】【谭赵】【2】

大灰狼的宝贝兔:

warning:拒绝追坑过程中一言不合殴打兔砸,嗯。还有,作为医学白痴,分不清胃疼还是肚子疼,以及吃火锅从来靠别人告诉熟了没有的人,专业类以及反专业类的东西都是瞎编。【错的离谱记得告诉我!】




第一幕


2.


自从去家里探望过严奶奶,严星和赵启平之间的称呼就发生了变化,成了老严和老赵,而始作俑者是赵启平。老严为了考研,某宝上买了两盒花旗参,和枸杞一起泡水喝,吃东西也比以前更讲究了,说要科学饮食,保养好身体全力拼搏,每天早出晚归地蹲在自修室。复习得如何不知道,但赵启平觉得这货胖了不少。老严回到宿舍老是看见老赵在读小说,心里难免不平衡。“老赵,你能不能干点儿正事,打会儿游戏都行,别跟那装逼行吗,求你了。”此话一出,引来同寝另外两个哥们的附和一片。赵启平吁了一口大气,怎么读点儿严肃文学就那!么!难!哗地合上书,起身去盥洗室刷牙洗脸。书名比较欠揍,所以寝室里没人会翻。很久很久以后,老赵才告诉老严,那本《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的外皮里头包着的其实是梦梅馆的《金瓶梅词话》。


 


 


赵启平直到大五才勉强同意在学生会任个副主席,之前师兄师姐们一直鼓动他加入,都被他婉拒了,说自己是本地生,周末要回家,怕没有时间组织而耽误大家的活动。现在保研了,而同届的其他同学还在为了升学而奋斗,再不出马就显得有些不够意思了。上任后的第一项工作就难住他了,学院要搞个卡拉OK比赛,经费有缺口,换句话说,需要拉赞助。看着主席大人一脸殷切,赵启平回敬一个礼貌又克制的微笑,这特么是给我挖坑吧。


 


文艺部的部长,按赵启平的话,长得像根金针菇,头大麻杆身子。小赵形容金针菇是个有味道的第二眼美女,徐宛之白了他一眼,说“你想吃火锅了吧你。”没过几天,姑娘也开始叫他老赵,三个字的名字就是拗口,于是老赵便叫她丸子。丸子同学一脸遗憾地说,分明也考虑过叫人家“宛宛”,怎么最后还是离不开火锅,妈哒。因为投缘,所以毒舌,这大概也是套路。


 


赞助的事还是得解决。无奈丸子的提议绕来绕去左不过是让赵副主席出卖色相,对象包括但不限于校门口一溜儿的餐厅、网吧、KTV。这是个简单易行的办法,可老赵不愿意,唧唧歪歪也不说原因。丸子撇撇嘴,切,不就是觉得low么。赵启平不喜欢那种赤裸裸的交易,怎么说,那种连结太过简单粗暴,“学友饭庄独家赞助”之类的横幅想想都起鸡皮疙瘩,一点儿都不洋气。虽然他们的比赛不给餐厅网吧KTV打广告,学生们该去还是会去。眼瞅着就要没米下锅了,老赵拍拍丸子的丸子头,放心,交给我吧。


 


 


谭宗明比上次吃樱井的时候果然又瘦了一些,整个人意气风发。小赵没忍住,还是问出了那句“你之前多少斤啊”,老谭温厚一乐,“电话里说找我有事?”赵启平忽然就不好意思起来,拢了一把头发,笑眯眯地微微低头又悄悄抬头,下唇兜住上唇,两腮自然地鼓起。哟,这是要卖萌。听完他起初吭叽但很快流畅的背景介绍,谭宗明给他的杯里续了些茶,茶壶落桌的一刻问了句,“那么,按照你的说法,参与这次活动,我能得到什么?”“可以为你的公司做宣传啊,可以冠名。”老谭笑笑,“我的公司是做股票和期货投资的,在医学院做宣传的意义是什么呢?”赵启平差点拍自己大腿,竟然忘了先打听人家是做哪一行的了,缺心眼么这不。老谭投来的目光带着刚才的询问,没有戏谑的成分,当然也可能是掩饰得到位。“说说看,总得给我个理由吧。”小赵双手捂住脸,看来今天要卖萌卖到底了。


 


“手长得真好,弹钢琴更合适,当外科医生也不错,合适。”谭宗明是发自内心的赞美这双手。


“这你就不懂了,骨外科大夫,跟木匠的活儿也差不多。”小赵晃晃自己的爪子,修长的手指跳舞似的。可还得继续编啊,“嗯,谭总,是这样,我觉得吧,你得把眼光放长远点儿,医学院怎么了,我坚信医生是未来的高收入群体,中产阶级的主力行业之一,就当培养潜在客户了。对吧?”


 


谭宗明没好意思说,他不是做那种拉客户帮人理财的行当。不过和年轻人聊天已经十分愉快了,这些细节他并不在意。小赵要的赞助在金额上实在不算什么,可他不能太过痛快地答应,倒不是因为别的,是他看得很清楚,如果轻易地答应,赵启平不仅不会高兴,反而会失落。


 


“这见效未免也太慢了。我自己都说不清,未来三年我会向哪个行业发展,还会不会做现在的业务。”


“你这也太缺乏规划了。”


“缺乏规划?还头一次听别人这么评价我。”


赵启平一双圆眼睛睁得很大,他在用瞪眼帮助自己思考下一步说什么。


“还有没有其他理由?”谭宗明喝了口茶,小赵带他来的咖啡馆,柑橘红茶沏得意外的好。


“你的公司叫什么名字?”


“盛煊”


“哪两个字?”


谭宗明掏出名片夹,递了一张给他。


“不如改成晟煊。”说着小赵捉起餐桌上点单用的圆珠笔,在名片上写了两笔。递回给老谭那张被篡改的名片的一刹那,赵启平惊觉自己犯了严重错误。这也太失礼了,几乎可是说是冒犯了,做生意的人怕是会忌讳。想抽回来已经来不及了,他在心里,轻叹了一声。


 


“改得好!”小赵被他吓了一跳,茶水洒了一腿。“文学素养不错。不用冠名了,算是我感谢你为我的公司改名字,到时候如果时间合适,请我去看看决赛就行。”


 


赵启平简直想大喊三声“叔叔万岁”。谭宗明差点儿笑场,眼瞅着他把胜利的兴奋迅速地压下去,用尽量老练的语气郑重地说“谢谢谭总”。小屁孩儿。


 


看着老谭开车离开,小赵才转身进了校门,一路上遇到一堆未来的“中产阶级”跟他打招呼。嘴上在各种回应“嗨”,心里想着,这人真得只比自己大五岁多么?


 


 


卡拉OK大赛如期举办,可谭宗明没能来看决赛,他出差了。比赛结束后的庆功宴上,赵副主席喝了点酒,突然歌兴大发,清唱了大半首的《新长征路上的摇滚》,喊“4”的时候破音了。唱完就想给老谭打个电话,谢谢他。其实早就谢过好些次了,心里这么想着,可还是按下了拨打。对方没接,直接挂断了。没来由似的,赵副主席的兴致忽然低落到桌子底下,拒绝了转场KTV的建议,结账回宿舍。徐宛之跟他并排走,俩人贴特近,很像谈恋爱的样子。“老赵,你那赞助商,男的女的?”“什么意思?”“随便问问。”“女的,怎么了。”“我就知道!你看上人家姐姐了吧!”


 


窝草,不带这么吓唬人的。


 


 


 




赵启平还是踏踏实实地上课,看书,做实验。看来并未打算放弃学霸的头衔。由于加入了学生会,很多同学便终于有机会采访他一下,关于为什么这么用功学习,以及为什么不谈恋爱。他不是敷衍,可答案总是被误解为敷衍和装逼。我只是想做点之前没做过的事,我喜欢临床医学,学习让我觉得有趣,至于不谈恋爱,不都说是大学必修课么,不过我也听说了,大学不挂科人生不完整,不如,我就挂这科好了。徐宛之嘟着嘴,悠悠地甩出一句,那要是真喜欢上一个人呢?会考虑临时选修么?赵启平轻拍了她大脑门一下,那就喜欢上了再说。


 


 


大概谭宗明狠狠忙了一段时间,再次出现的时候,树叶已经开始掉了。赵启平在厚卫衣外头裹了一件棕色羽绒背心,像只圆乎乎的小仓鼠。他坚持这顿要由自己来请,电话里他忽然问老谭,要不要叫上严星一起。对方虽然没马上回答,却也没太多犹豫,“看你”,他说。


 


经过不懈努力,老严终于变成了一个胖子。从自习室回来,本来想去二食堂吃炒面,发现桌上有个饭盒,里头是他爱吃的后门那家腊肉煲仔饭。字条上写着,“临时有事,买了来不及吃了,替我消灭。老赵。”可老严没想到今天还有更好的事儿,吃完饭本要去打开水,发现有人已经给他打好了。我天,这是怎么了!


 


 


 


谭宗明极少吃火锅,进入节制饮食的常态后,更是一次也没碰过。可赵启平在电话里偏偏要问他,吃火锅好不好。其实他想回答说不好,换别的。但也说不出为什么,竟然就同意了。答应得还挺痛快。


 


隔着一团暖雾,他看见一个边界缥缈的赵启平,脸上似乎带着一种胜利者的姿态。


 


谭宗明不熟悉那些调料和菜品,小赵给他拿什么,他便吃什么。出店门的时候,他发觉除了身上沾上的火锅味儿之外,他的晚餐基本上是水煮蔬菜沾酱油,和家里吃的不同在于,酱油碟里放了几颗干辣椒。感觉自己吃了一顿假火锅。


 


车子停在小赵的学校里,步行回去,就当消食了。


 


“最近很忙么?”吃了一肚子五花肥牛百叶鱼丸的小赵,说话都是肉味儿的。


“还好,之前去了趟北京,没能来看比赛,抱歉。”


“遗憾吧,我也参加了,还进了决赛。可惜你没听见”


 


谭宗明知道他在说谎,真是个让人分外愉快的小屁孩儿。


“噢?那是太遗憾了。唱的什么?”


“如果没有遇见你。”


“嗯?没听过。跟不上你们年轻人了。”


 


 


大哥,你是有多老啊?!小赵在心里翻白眼。那个时候,他一点儿都没意识到,自己说错了那首歌的名字。他真的是一直包括未来的好多年,都以为那首歌就叫《如果没有遇见你》。


——————————


瞎叨叨:


嗯,有没有人觉得小赵给老谭公司改的名字颇有深意啊?【我先跑了,债见



评论

热度(2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