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O小败

【谭赵/凌李】拉个郎 5

穆穆不惊左右:

35的灵感来自《祸害成患妖成灾》里面向海和元凯见家长。


认错人有原型,看出来的不要说破,画面感太强。


重新写了后半部分。


拉个郎 1  2  3  4




32


 


谭宗明开车去经纪公司接赵启平,时间还早,两个人顺便去凌远那边取那一箱老冰棍。


因为没有装备口罩墨镜,赵启平没上楼,在楼下等着。


傍晚,太阳正落到一半,天色黑沉沉,赵启平靠在车门上玩手机。


过了一会,有个小姑娘探头探脑地看他半天,小心翼翼地走过来,小声问:“你好?请问你是不是、是不是……”


赵启平手一抖,游戏输了。


居然被认出来了。




“你好。”赵启平收起手机,熟练地挤出一个官方的微笑。


“啊!真的是!我好喜欢你演的剧!”


小姑娘看起来是个学生,还背着书包,紧张到肢体不协调地去摘书包,摸出一个笔记本:“可以,可以给我签个名吗?”


女孩子很羞涩,看起来比给暗恋的男生递情书还要紧张。


赵启平点点头:“没问题,要写什么?”


“就写,写祝我学习进步吧!”


赵启平接过来,开始写字。


“我好喜欢你演的剧啊,看了好多遍,”女孩子声音还有些发抖:“你演的警察特别帅,真的!”


赵启平听到这,笔一顿,眼皮跳了跳。


“怎么啦?哪个字不会写吗?”


“不是,”赵启平摇摇头:“没事,你继续说。”


“啊,你是把头发拉直了吗?拉直了也好看。”


“总之一直都特别特别喜欢你,以后也会一直支持你的新作品!”


赵启平微笑:“谢谢你。”


然后郑重地在落款处签下一个龙飞凤舞的:李熏然。


把本子合起来,还给小姑娘:“写好了。”


 


身家上亿的谭宗明正好搬着一箱老冰棍下楼。


天气热,为了防止化得太快,李熏然还给上面盖了一层软和的小被子。


看到赵启平身边激动到手舞足蹈的小姑娘,谭宗明有一点不可言说的骄傲。


有关于自己爱人特别招人喜欢的这个事实,谭总一直很愿意承认。


喜欢呗,反正再喜欢也撩不到,都是我的。




谭宗明把箱子放到后座,关了车门走过来:“怎么了?”


小姑娘看到谭总的脸,眼睛瞬间睁大。


谭宗明正了正领带,难道现在的学生也关注经济新闻?


小姑娘一拍手:“你是经纪人吗?”


赵启平不厚道地笑出声。


“经纪人也好帅啊,可以给我签个名吗?”


说完,又翻出了刚才的笔记本和中性笔,期待地看着谭总。


谭宗明接过来,皱着眉头拔开笔帽——他不太记得赵启平的经纪人叫什么名字。


赵启平凑过来看了一眼,跟谭宗明咬耳朵,报出了李熏然经纪人的名字。


谭宗明点点头,签了字。


 


小姑娘做梦一般捧着沉甸甸的笔记本,目送那辆红色保时捷绝尘而去。


最终还是没忍住,向缩成黑点的车子激烈地挥手。


“李熏然!”


“我爱你!”


 


33


 


车上。


 


“宝贝儿真厉害,几分钟都能遇到粉丝。”


赵启平没说话。


呸,那是李熏然的粉丝,你跟着骄傲个什么劲。


“说起来,我记得你经纪人不叫这个名字,”谭宗明发现问题所在:“换人了?合作不愉快?”


“没有不愉快。”


赵启平想起什么般皱了下眉毛:“你的签名,是不是比我的贵多了?”


毕竟大鳄,一个名字签下去就是几千万往上走的买卖。


“是吧。”


“亏了。”


赵启平冷静总结。


 


34


 


赵启平同志在娱乐圈中,一直都是相当神秘的存在。


比起浑身透露出根正苗红不可侵犯凛然气质的李熏然而言,赵启平戏里戏外看起来都要撩得多,难免招人惦记。


早年间也有不少色胆包天的各路人士,明里暗里觊觎赵启平同志。


奈何都没有结果。


于是业内传闻,这哥们靠山很硬,非常硬,惹不起。


关于靠山的传闻很多,但一直没有确切的消息,最近偶尔有消息,说这靠山其实是晟煊的大老板。


 


谭宗明相当冤枉,真的冤枉。


确实有靠山,可是不是他。


即使过去了小一年,他依然清楚地记得,在和赵启平确认关系的第二天,他从公司出来,第一次带着对家的憧憬去车库开车。


——一个西装笔挺的瘦削青年站在他的车边。


 


“您好,谭总。”青年稍微欠了欠身:“我是赵启平的哥哥,不知道谭总是否有时间,我们聊聊关于我弟弟的事情。”


“……”


“我提前查了您今天的日程,晚上是没有安排的。”


“……”


 


这不是,息影多年的,明影帝吗。


谭宗明想。


 


旁边停着一辆宾利,车窗摇下来,里面坐着一个头大得十分眼熟的男人。


明影帝向车里的人点点头,看向谭宗明:“这位,是我家先生。”


如果说,谭宗明是金融界的大鳄。


那明楼,就是金融界的活化石。


至于活大鳄和活化石后来是如何混在一起,不声不响做了几笔大买卖,赚得明影帝眼角止不住冒褶子。


那是后话了。


 


35


 


同样被请喝过茶的还有凌远。


 


凌远那天回家,问抱着半个西瓜坐在地毯上看电视的李熏然,表情复杂。


“明影帝,是你哥哥?”


“是啊。”李熏然放下勺子。


“你知道你哥哥,还有那位明先生,是做什么的吗?”


“我哥拍电影,很厉害。”


“是很厉害。”


“明先生不清楚,听我哥说好像一直在做祖传小买卖。”




你大概不知道做小买卖的那个,是金融界的活化石。




“家里那么多钱,可能都是我哥赚的。”


“明先生不赚钱。”




不怪李熏然,明影帝的原话是这样的。




明诚把玩着手腕上僵尸炖蛋的手表:“明先生啊,也就是做点祖传小买卖,勉强养家糊口罢了。所以这次,四成利,不能少了。”


三岁的李熏然和五岁的赵启平,兴高采烈坐在哥哥脚边嘟嘟嘟玩着玩具小汽车,手一顿。


一脸惊恐地将这句话,记了许多年。




四岁的李熏然在明诚的生日给他送上一副亲手画的简笔画:“哥哥辛苦了。”


明诚拿过来:“每天拍戏是很辛苦,谁让大哥不给发工资。”


——多少剧都是明总的投资,自己开工资给自己枕边人,这个银行卡出那个银行卡进。然后拍一部火一部,连本带利赚得零都数不清。


“不过,你这画技随了谁了?”


这狗熊一样的是你的哥哥?




五岁的李熏然穿着睡衣下楼,看到明诚很晚还不睡,在客厅一边看书一边等着因应酬晚归的明先生。


明诚看看他:“你说大哥每天上班那么辛苦,这么多年怎么也不见涨工资的。”


很多年不给涨工资,还要朝九晚五,时常加班。


生活如此艰辛,明先生却从未放弃。李熏然看向明先生的目光,充满了敬意。


——谁家公司会给老板开工资啊!




六岁的李熏然上小学了,有一天去同学家里玩,回来向明诚汇报,我们其他同学都有家庭老师。


明诚叹口气:“我和大哥教你,凑合凑合吧。”


明诚拍拍他:“没办法,我小时候也是大哥亲自教的。”


原来明先生很多年前就不会赚钱。


六岁的李熏然已经学会了举一反三。


金融界扛把子明先生教数学,伏龙芝毕业生明影帝教打架。




七岁的李熏然已经开始跟哥哥学着熨衣服了。


熨一件明先生杜嘉班纳的衬衫。


赵启平凑过来,读后领的标签:“D&G。”


李熏然跟着看,问:“什么意思?冬瓜?”


赵启平想了想,斩钉截铁:“DG,肯定是代购的意思。”


明先生公司开了这么多年,买一件衣服还要代购,太不容易了。




关于不会赚钱的明先生和奔波糊口的明影帝,全部是李熏然的童年阴影。




果然明家每多屠狗辈,狠起来自己人都欺负。


凌远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挖了一勺西瓜,塞进李熏然嘴里。






(僵尸炖蛋=江诗丹顿)







评论

热度(18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