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O小败

【东凯/楼诚】Uninvited(不速之客)。【十二】

慕篆烟:

RPS,慎入!慎入!慎入!


灵异向,慎入!慎入!慎入!


OOC,慎入!慎入!慎入!






【十二】


一个小时后,靳东和王凯再次来到客厅里。


彼时,明楼和明诚正坐在沙发之上,两人的手紧紧相握,彼此倚靠在一起不知说着什么。偶尔会有“大姐已经不记得我们了”“阿香几天前也走了”“真怀念在巴黎的那段岁月”“你啊越来越没规矩了”这样的话语传出来,看上去就像一对普普通通的情侣,久别重逢之后,享受这片刻耳鬓厮磨的温柔与不舍。


他们两人的神情坦然从容,并没有太多历经劫难之后的骤喜骤悲,只是那样安静地小声说着话,似乎要把这许多年的思念全部诉说予对方听。然而那紧紧握在一起的两双手和彼此泛红的眼眶却展露他们内心此刻无声的祈盼。


只希望这安静温柔的重逢时光能够再久一点,再久一点吧。


靳东的内心五味杂陈,不自觉间幽幽地叹了一口气。他转头看向王凯,王凯也在望着他,那种不同于以往师弟对师哥依赖的眼神里竟流露出几分踌躇又闪躲的情绪,令靳东不禁心底一动。


这时候,明楼发现了站在楼梯口的靳东王凯,他立即和明诚站起来道,“靳先生,王先生,这次真的十分感谢你们。”


靳东谦逊道,“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我们也要感谢你们,感谢所有为了祖国的解放而抗争奋斗的革命先辈,没有你们就没有我们现在安宁富足的生活。”


明楼点了点头道,“祖国这些年的发展我和阿诚也都看到了,我们很欣慰。我们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现在是你们的时代了,我相信你们会将祖国建设得更加强大美好。”


王凯道,“你们是烈士,但不知当年的事情是否还有别的知情人?我们是不是应该去找有关部门协商一下,好为两位前辈追加革命烈士称号什么的。”


明诚与明楼对视一眼,而后说道,“不必了,我和大哥当年投身革命并非为了身后的虚名。如今祖国早已解放,人民的生活也越来越好,我和大哥也算没有白白的牺牲,所以有没有那些称号便都无所谓了。”


靳东点头,“那我们尊重两位前辈的决定。”


明楼道,“如今所有的心愿已了,我和阿诚也可以瞑目了。”


王凯闻言急忙问道,“难道二位是要离开了吗?”


明楼微微点头,坦然道,“是啊,我们总归也是死了六十多年的人了,不可能一直这样存在下去。之前因为诅咒和执念,我和阿诚才会在两界之间徘徊不去。如今诅咒和执念都不在了,过不了多久我们就得离开了。”


“……要离开了么。”王凯竟有些舍不得了,“这些日子承蒙阿诚先生的照顾,最后我们还能为你们做些什么呢?”


明楼想了想,“将我和阿诚的尸体一并烧了,之后合葬在一起吧。下辈子会是什么样谁也不清楚,至少这最后一程,我和阿诚想手牵着手一起走下去。”


“嗯。”王凯用力点了点头,却忍不住再次红了眼眶。




这时,明诚的目光不经意间落到了靳东王凯二人的手上。不知什么时候,他们两人的手竟也紧紧地握在了一起,就像明楼明诚一样,那么自然而然,却又密不可分。


明诚露出一丝微笑道,“你们两人一定对于我和王先生、以及我的大哥和靳先生的相貌问题感到十分不解吧?”


“这……”王凯眨了眨眼睛,不知明诚为何突然提起了这个,“其实一开始不仅是不解,还很害怕。不过都这么久了也习惯了,以后若是见不到你们……我们、我们会永远怀念你们的。”


明诚笑了笑道,“一开始我也不明白为什么会是这样,直到方才我和大哥通过交谈得出了一个结论来。”


靳东心思一动,立即问道,“是什么?”


明楼道,“思念,我和阿诚对于彼此的思念。这原本是极其飘渺的东西,但倘若这份执念过于深重,就会脱离我们的控制,而去寻找两个合适的载体。”


“您是说……我们……?”王凯惊讶地道。


明楼点点头,“是的,这两个载体就是你们。我和阿诚对彼此的思念会指引着你们于茫茫人海中相遇、相知,再一路走到这里,直至完成我和阿诚最后的心愿。”


王凯闻言,不由自主地看向靳东,蓦然发现靳东也在望着他,顿时开始别扭起来。心里不经意地想到,怪不得他会和师哥一见如故,怪不得师哥对他这么好,而他也越来越依赖师哥了……


靳东依旧紧紧握着王凯的手,始终没有松开。王凯的手被握得竟微微有些发麻,他动了动手指,试图挣脱靳东的手掌,但却没能成功。


明诚见状便道,“其实很多时候你们应该能感觉到彼此的心意,这就是我和大哥思念的力量。不过你们也无需感到困惑,这份思念只能够指引你们来到此处、完成我和大哥的心愿,却无法干涉你们的想法。毕竟你们的人生始终是属于你们自己的,只要你们肯于面对自己的心,无愧于自己的真心,这样就足够了。”


王凯内心一动,再次看向了靳东。


这一次他没有逃避,直直地望进靳东的眼底。那个眼神异常熟悉,仿佛一刹之间时光倒流,许许多多旧时画面如同翻开的书页一张一张从王凯的眼前掠过。


彼时他在中戏的校园里和靳东初遇;他坐在明公馆的餐桌前靳东隔着桌子望向他;他们在厨房里做饭靳东轻轻地为他拭去一滴沾在脸颊边的番茄汁……过往的场景飞速在眼前变幻,唯一不变的是靳东的眼底,始终盛着那一抹足以融化一切的宠溺。


“……我想我懂了。”王凯露出了一丝笑意,修长手指再次动了动,回握住靳东温暖的手。


一辈子其实一点也不久。


几十年转瞬即逝,如同过眼云烟。待到百年之后再回想过往的种种遗憾,何不就在此时紧紧握住彼此的手,让可能成为遗憾的事情绽放出另外一种结局呢。


靳东回望着王凯,同样地露出笑容。




之后,在明楼的指引之下,靳东和王凯找到日本人埋葬明楼尸体的地方。


那是在明公馆附近一处杳无人迹的小山坡上,山坡上种着各种各样的树木,均是有年头的古树了。


夜里漆黑一片,靳东和王凯拿了一盏应急灯照来照去。周围没有一丝声音,寂静得让人心里发慌。


明楼领着两人来到山坡的背阴面,指着一棵槐树道,“就是这里了,就在这棵树下。”


靳东和王凯拿着应急灯照向那棵槐树,同时露出了疑惑不解的神情。


说也奇怪,现在是八月,按理槐树的花期才刚刚过去,但这棵槐树却仿佛一夜之间花残叶落,显现出一派枯萎萧瑟的景象。


再看那槐树的周围,竟也同样布着不知名的阵法、压着不少纸符。然而经历了六十多年的风吹雨淋,这些阵法符咒已然褪色得十分严重了。


明楼看出了两人的迷惑,遂解释道,“不必担心,因为诅咒已经失效了,这棵槐树才会变成这样的。”


“原来如此。”靳东点点头。


于是靳东王凯走过去,将应急灯摆放在一旁,万分仔细谨慎地挖开槐树根部的泥土。


明楼的尸体并不如明诚那般保存完好,毕竟在土里掩埋了六十多年,皮肉早已腐烂殆尽,只剩下一具沾满了泥土的骨架。


明楼叹息一声道,“因为法阵和符咒的关系,我才没有烂成一抔土,真不知该兴该恨。”


王凯道,“不管怎样,骨殖还在总归是好事,这样您就能跟阿诚先生葬在一起了。”


话音刚落靳东立刻轻咳一声,王凯随即反应过来,吐了吐舌头道,“对不起,明楼先生,我说错话了。”


明楼却摇摇头,“没什么,你说的是事实。”


王凯亦叹息一声,和靳东一起将明楼的骨殖一一收集起来,带回了明公馆。





天快亮了。


靳东和王凯先是匆匆洗漱一番,又换上一套得体的黑色服装,之后抬着两位革命先辈的遗骸来到了后院。


后院的草坪边已燃起了一丛篝火。


靳东和王凯将明楼明诚的遗骸摆放到篝火边。随后王凯看向靳东,“哥,得说点什么吧。”


靳东点头,略一思索道,“……今天,我们怀着极其沉痛的心情,来悼念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共产主义战士,明楼同志及明诚同志……”


“……明楼同志及明诚同志曾为祖国的解放事业和民族的自由奋斗终身,他们生的伟大、死的光荣,不愧为中华民族的子孙后代……”


“……明楼同志及明诚同志的一生是为共产主义事业战斗的一生,也是坚持革命的一生,他们是全国人民学习的榜样……”


“现在,就让我们为两位革命先烈鞠躬送行。一鞠躬……再鞠躬……三鞠躬!”


伴随着话语,靳东和王凯恭恭敬敬地朝明楼明诚的遗体鞠躬了三次。


之后靳东点起了篝火,将明楼和明诚的遗体火化了。


火焰噼啵声响,王凯的双眼已被泪水模糊了。


火苗之上,明楼和明诚最后一次现出了身形,他们的手紧紧握在一起,温柔地注视着靳东和王凯。


明诚抬起手臂冲着靳东王凯挥了挥手。王凯亦朝明楼明诚挥手告别,“再见了,我们会永远怀念你们。你们……你们下辈子一定也要在一起啊。”


明诚笑了,他转头看向明楼。明楼牵起明诚的另一只手,两人额头相抵,身体逐渐开始变得透明、再透明,最后消失在熊熊燃烧的火焰之中。


火苗依旧噼啵跳跃着,火星飞散,化为星星点点的斑驳光影。那些光影慢慢地飘飞起来,随着风越飞越高、越飞越高,直至没入天际。


“呜呜呜呜……”王凯哭得不能自已,靳东拍了拍他的背,将痛哭的人拥进了怀里。


没有什么比珍惜眼前人更重要了。靳东想到,这一次他再也不会犹豫不决了。




火焰渐渐熄灭了,天边也泛起了破晓的白色。


靳东找来一个小坛子,将明楼和明诚的骨灰装在了一起。


“我们回北京以后就买块墓地将他们的骨灰安放进去吧。”王凯眼睛哭得红红的,望向靳东道。


“好。”靳东摸了摸王凯的脸,手指的触感湿乎乎的,“眼睛都哭肿了,等一下我给你冻些冰块敷一敷。”


“嗯……谢谢哥。”王凯突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他自己也不清楚是为什么。师哥的手那么温柔,让他无端眷恋,似乎有什么别样的情绪在心底萌发,像是春天的泥土里开出一朵柔软美丽的花。




一夜未眠,两人都困倦得不行。


回到明公馆里,王凯径直就想飘上楼去睡觉。


靳东一把拉住他,“吃点东西吧,饿着肚子怎么睡。”


王凯两眼直转圈圈,什么也不想吃只想睡觉。但他看到靳东也同样是一脸倦容,却仍想着做东西给他吃,不由地心里一暖,便点点头在沙发上乖乖坐了下来。


靳东进厨房做了皮蛋瘦肉粥又拌了一个小菜,端进客厅的时候,发现王凯已经窝在沙发上睡着了。


“这小子,真是累坏了。”靳东无奈地摇头,将餐盘放到茶几上面。


王凯窝在沙发里脖子枕着扶手姿势不太舒服,眉心微微皱着,嘴唇却嘟着,分明就是一个干净又略显青涩的大孩子。


和自己相比,可不就是个孩子么,从一开始就让他想用心疼爱的孩子。靳东唇畔浮起了一丝笑容,伸手揉开王凯眉心的微皱,拍拍他道,“凯凯,醒醒了,喝了粥再睡。”


“嗯……”王凯发出无意识的鼻音,紧闭的眼帘下眼珠动了动,费力地撑开一条缝。


靳东笑道,“乖,起来喝粥,然后再睡。”


“哦,知道了。”王凯拖着懒懒软软的尾音,坐起来吃早饭。


“那个,凯凯啊……”靳东难得有些犹豫地开口道。


“嗯?怎么了,哥?”王凯正在喝粥,从碗后抬起眼睛,疑惑地望向靳东。


“我明天回北京,你呢?”靳东问。


“这么快啊……”王凯想了想道,“反正我那时候来上海也是因为哥在这边拍戏,现在杀青了,那我也和哥一起回北京吧。”


靳东点点头,“行,回了北京之后出来一起吃饭,我有些话想和你说。”


王凯奇怪道,“什么话?现在说不行吗?”


“嗯……”靳东看了看王凯,又转开了眼道,“还是等回去再说吧。”


王凯头一次见靳东不那么干脆的模样,忽然觉得挺好玩,便睁着圆溜溜的眼睛一直盯着靳东的脸看。


靳东发现王凯耐人寻味的目光,于是掩饰地咳嗽一声,起身收拾碗筷。


“好。”这时,王凯开了口,他的嘴角微微翘起,弯成了好看的弧度,“哥,我们一起回北京,之后不论你想说什么,我都会……答应你。”


靳东手里动作一顿,蓦然看向王凯。


对方眼里调皮的光亮一闪即逝,靳东亦反应过来,顿时哭笑不得。这个臭小子,明明就知道他想说什么……


然后,靳东也跟着笑了。


如沐春风般的笑容,照亮了整个世界。


……






【正文完】






到这里,正文就算完结了,再次感谢提供脑洞的小伙伴 @眉目如华 (你居然改名字了害我找半天233333),整理脑洞的小伙伴 @= ̄ω ̄= ,以及所有喜欢这篇文的小伙伴们,么么哒!


选择在这里完结呢,是因为会有东凯的纯肉番外,没错!!!作为东哥生贺文,会在1222那天发粗来!【别逗了你根本还没开始写【相信我1222一定会发的!!!



评论

热度(165)

  1. 1号小兔是天使ryeong 转载了此文字
  2. MAO小败慕篆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