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O小败

【楼诚】《M的画像》28 爱故生怖

壹德公子:




目录




明石进屋,先拉了把椅子在明楼身前坐下:“先做个自我介绍,我姓明,叫明石,他山之石的石。”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好名字。”明楼托着下巴,打量他:“你在屋里也要带墨镜么?”


明石反射性的扶了下墨镜:“略有眼疾。”


明楼笑了:“是不能被人看脸的眼疾么?”


明石微愣,才要解释就被明楼抬手制止:“你的名字已经代表了太多,而这张脸我还是认得的……”


“……明先生果然如传说一般机敏过人。”


“我略好奇一下,你应该怎么称呼我?”


“……二太爷爷好。”明石挫败的摘下墨镜。


明楼噗哧一下笑出来:“虽然早有预料,但还真的挺有趣的……咳,说吧,未来的我让你来做什么?”


明石面色微红:“这个时代很安全,有也不过是小风波,我只是被指派来照应你和阿诚先生。”


“未来的我有留下什么么?”


“很多是关于明家发展方向的事,但是关于您与阿诚先生的事,少之又少,我们不过是被家族指派而来。”


明楼点点头,这也像是自己会做的事,便道:“那阿诚的那位女伯乐,是叫贵婉吧,贵这个姓,我也有所耳闻……”


“未来您会知道的。”明石恭敬道。


明楼挑眉:“你是说……未来,我和阿诚会遇到一个叫贵婉的女人?”


明石轻咳:“……咳……抱歉,有些事我想您未必想知道。”


明楼点点头:“我理解,只是我想知道,你为什么不叫明楼呢?”


惊人之语让明石的脸刷的一下白了,他咬着牙半天没有出声,脸上却有些不服气。


“这模样,到有点像我们明家的男人了。”明楼笑笑,从脖子上摘下一个吊坠扔给明石:“给,拿着这个。”


明石接过,打开一看,只见那是一个镀金的铜盒,有万金油那么大,打开一看,里面居然有一颗拇指大小的钻石。


“这是?”


“犹太人的保命钻石,比利时安特卫普的切割技术,我上次来查过,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这样的切割技术已经失传了,所以这个应当很值钱。”


“二……二太爷爷,这是做什么?”明石呆呆的问。


明楼理所当然的道:“换钱啊,想来这个时代,我的遗产都分光了,见面不给红包就算了,总不能再叫你们小辈破费。”


“不不,这是我们应该的,你有留下一笔基金给自己。”


“……”果然是自己啊,明楼叹了口气:“那这个先放在你这里,算是给阿诚的吧……唔,基金取出来,给我张信用卡,手机支付也都给我弄一下先。”


“好的。”


“顺便啊……给我先弄一柜衣服过来。”明楼拉拉衬衫:“阿诚这些衣服太小,真是不能再穿了。”




展览那天,是阿诚开的车,明楼很早就准备好出门,精气神特别棒。


熨过的衬衫笔挺,翻起的立领前端折起,还系了一条领巾。现加上一件休闲外套,明楼打扮的既古典又新潮。


阿诚上下打量了他一番:“你从哪里弄到这套衣服的?我不记得我有这些衣服啊。”


“阿诚……我早就不能穿你的衣服了……这是另买的。”


“买的?你最近不是在休养吗?怎么出的门?“


明楼轻描淡写道:“你助理啊,他帮我准备了这些衣服,不得不说品位还是可以的。”


阿诚脸色黑了一下,有些无法想象那个沉默寡言的明石帮明楼挑衣服的样子……这样说起来还真的很不好意思,一直受他照顾,却还没有好好感谢过他。


虽然是助理,但他也不是看不出明石并不是一个真正的助理。以他的能力,应该可以做更多的大事吧?这人也是个迷。


车很快就开到了贵婉的画廊,因为他们来的时间并不早,现场已经人头挤挤……因为他的出现,人群里还引发了一阵小小的骚动。毕竟在贵婉的画廊他现在也是一线头牌。


这次的小展主要是将画廊历年以来的一些作品进行集中展出,显示一下品牌实力,当红的他,当然是主力选手……


有些人会说这是捆绑营销,不过这本来就是众人相互抬轿的事情,也不必算的太清楚……今天你红,明天说不定就轮到别人了,所以一个群体之间相互帮衬,在圈子里还是需要的,而对于阿诚来说,维系这一切的就是贵婉了。


最近,他接受了一些采访,并私下被介绍给一些贵婉认识的艺术界朋友,为未来打下了一定的基础。


这些社交并不繁重,却很必要。贵婉充分展示出了作为一个合格的经纪人的实力,而这些社交也不是平白套关系,主要还是为了下一幅作品的成功炒作和出售。阿诚现在已经不是卖画糊口的身份了,而需要精心设计每次拍卖的成功率,画价上涨就是为自己提升了身价。


进入现场以后,阿诚不得不承认,这次活动的规格和品位要远超过去,虽然依然向大众开放,但有一些艺术专业场的味道,观众层次也更加高了。


当然,他的那些粉丝也没缺席,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消息,竟然相约赶来,在人群中站了几排,很是显眼。无他,不过是因为年纪过分的年轻。


阿诚认识这些的年轻学生们,也算有好长一段时间的接触了,今天看到他们心里也是开心的,便在同相关的人打完招呼后朝他们走去,略略的聊了几句。


这时明楼站在人群之外,打量着阿诚,看他在人群中款款而谈的模样,带着些隐隐的得意,自己也仿佛与有荣焉。


视线一转,他又看到人群外有一个穿的相当漂亮的女孩子,正捧着一个盒子想要挤进去,看那样子似乎想和阿诚搭话……


明楼皱了皱眉头,他想这是想要送礼物?或者,有其他目的呢?隐约的,他有一些不好的直觉。到是阿诚看到了那个姑娘,便叫身边的人让让,让她走到前方。


他看着那个姑娘有些眼熟,大约是一直追着他直播的粉丝吧,现场也看到过她好几次啦,与他有合影几次,算的上是比较脸熟的。


阿诚温和道:“你也来了呀?”


姑娘的表情有些激动,面部肌肉都有些发抽,旁人觉得是过度开心,明楼远远看着,却觉得也有些古怪。


这时,那个和阿诚还隔着些距离的姑娘,却突然翻脸,举着盒子朝阿诚扔了过去,尖叫道:“你这个同性恋!你这个骗子!”


明楼来不及阻挡,眼看着那盒子撞到了阿诚的头,把他打得倒退了一步,单膝跪倒在地。


这突如而来的意外事件,让所有人都愣住了。他们来不及反应到底发生了什么,到是明楼立刻行动,飞身挤进人群。


那姑娘正朝阿诚扑了过去,手上亮光一闪,似乎是有利器。幸而这时明楼赶到了阿诚身边,一把扳过那姑娘扬起的手臂,为阿诚挡住了攻击。


寒光在众人眼前闪过,他们这才看清那个姑娘手里竟拿着一把水果刀。


明楼夺下水果刀,又用力将她推开:“你疯了吗?”


那姑娘被推倒,却依旧不依不饶的想要向阿诚扑去,嘴里不断念叨着:“你这个骗子,你这个肮脏的骗子,你怎么能喜欢男人?”


现场工作人员也上来维护秩序,将那个姑娘按住,同时一起过来的还有明石,他发现了这边的状况,及叫保安过来,看那姑娘的古怪样子,又安排立刻将她带离。


“这是怎么回事?”阿诚问道:“她为什么突然这样做?“


明石看了阿诚一眼……才想要解释,就发现周围有不少人正拿着手机拍那个被带走的姑娘。


他想了想,回答道:“你现在先离开现场,这里的事情我处理,恐怕会有一些麻烦,回去后我们再联系。”


明楼同时看了看四周的情况,便走到明石身边,压低声音道:“注意先发一下公告,这个女人有问题,你们这里有巡捕房吗?最好马上调查一下她,有古怪。”


明石没有对明楼的话提出质疑,飞快的点了点头,然后安排保安将阿诚和明楼送出去,同时开始安排人员安抚现场茫然的观众。


而被迫离场的阿诚,一手按着额头,一手被明楼拉走,心里却怎么也想不透,为什么那个姑娘会突然要袭击自己呢?




PS:这次配图是一幅剧照,也是写这个故事的灵感之一~私以为这段内容,没有比这张配图更合适的了2333333

评论

热度(53)

  1. MAO小败壹德公子 转载了此文字